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你们想看哪些乐队的演出?(第一期)

大政音乐工作室2019-04-20 15:14:49

同志们。来吧。给喜欢的乐队投票吧!!!!说不定因为你的投票,也许有一天,也许你可以在连云港看到他们的现场演出!!

 另外我们会随机在留言里面抽出五名幸运的朋友送出


 2018年我们举办的全年演出的免费套票一张。

场场免费哦!!!

只有五名!!!!

踊跃留言吧!!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小编自己手打(如果有喜欢的乐队小编没列出来的。可以在下面留言点赞!!!!!!!)

附加以上十个乐队的简单介绍

(简介来源于百度百科,特此声明)

1.萨满乐队

“萨满”是通古斯地区原住民们的宗教雏形,而萨满乐队的成员来自东北和内蒙古,“萨满”是队员们信仰的交集。萨满乐队的雏形是一支二人电子组合,最早的成员是,风格以Nu-Breakbeat为主。两位乐手猴子和晓宇以及后来的曲铭的加入为乐队带来了工业和新金的元素,使他们的音乐与号称“重型基地”的长春更靠谱了一些。或许这些他们自称为“玩票”性质的东西从风格到编配都不甚成熟,但这四个人在长春这个重型音乐统治下的工业城市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07年正式以“萨满乐队”的名字登台演出,整体的风格也从掺杂了金属元素的EBM和Nu-Breakbeat改为以工业金属、另类金属为主的真正意义上的重型音乐。乐队转型之初自称是一支Rammstein的致敬乐队,明显受到包括KMFDM、Deathstar和诸多Neue Deutsche Haerte乐队在内的工业金属及其边缘风格的影响。确定的五人阵容为:高亚鑫(程序/采样),小王老师(主唱),猴子(吉他),晓宇(吉他),齐骥(贝司)。


2.左右乐队

   左右乐队是中国Nu-Metal(新金属)音乐中的一支新生力量,成立于2005年9月。乐队的所有乐手均来自专业音乐院校,具有丰富的乐队组合经验和深厚的音乐修养。自2006年1月1日起,左右乐队开始活跃在北京的摇滚乐舞台上,至今演出已不计其数。拥有丰富的演出经验,深受广大音乐爱好者青睐,并赢得了圈内人士的一致好评。

3.窒息乐队

    成立于1997年7月,主唱/贝斯刘铮 主音吉他:寇征宇 节奏吉他:吴鹏 鼓手:吴刚 乐队风格以敲击死亡金属为主,曾参加全国多次大小型演出,反响热烈 “窒息”乐队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国金属圈中最资深的乐队之一,同时也拥有了相当数量的拥护者。

4.郁乐队

郁乐队——穿越你悲伤的金属之声Die From Sorrow。2004年开始活跃于北京金属舞台 ,多年来积累了丰富的演出经验。不一味追求强力的失真——狂躁的声响 ,思考多变的节奏和流畅旋律的运用。 收录于乐队最新EP《日落伊甸园》中的单曲——《仙女座》看似虚幻的歌词中却让人能够找到自己的影子,带领你进入充斥着魂灵-救赎的音乐世界。

5.颠覆M

颠覆M”的含义是颠覆自己旧的理念,突破瓶颈,找到新的方向。一路走来,正如这个名字一样,颠覆M在不断地颠覆着自己旧的音乐理念,创造出了华人金属乐独树一帜的声音——音乐性与人文性并重的游牧金属。音乐形式上,颠覆M将蒙古族原生态音乐与重金属音乐相融和。蒙古长调的悠扬、马头琴的温婉、呼麦的苍凉,金属乐的力量、肆虐、爆裂,这两组看似对立的元素,在颠覆M的音乐里达到了和谐统一;表达内容上,颠覆M不仅讲述着蒙古族古老的故事,记录着蒙古人生活的变迁,更深一层地,颠覆M还探讨着人与自然的关系,寻找着在全球化背景下,一个中国北方少数民族走向未来的心灵之路。

6.夜叉(YAKSA)乐队

1995年成立于四川,名字取材于佛教及印度教神话中一种凶猛的神,金刚夜叉明王。1997年到辗转至北京发展,风格也从早期的重金属后车库朋克直至目前的新金属。到2006年为止乐队已经发行的两张专辑分别为《自由》(2000年)和《发发发》(2003年)。

7.脑浊乐队

      脑浊乐队是一支HARD CORE(硬核)/SKA风格的朋克乐队,以犀利的歌词和富于匠心的编曲见长,极具创造力。代表作品有《仲夏之夜》《歪打正着》《摇滚乐还成》等。


8.九宝乐队

   九宝乐队,组建于2011年,是一支带有蒙古民族风格的金属乐队。

2012年5月,九宝发行了第一张专辑《十丈铜嘴》[1]  。2013年,九宝参与了德国Wacken Open Air音乐节的演出;2015年,九宝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的欧洲巡演,并受邀参加匈牙利WOMEX音乐节[2]  。


9.葬尸湖乐队

乐队成员分别是 Bloodsea Bloodfire Deadsphere 。从乐队组建之初,就一直在做着将中国的古典文化与西方黑金属音乐相结合的尝试。氛围营造的很好,吉他的声效处理的也很到位,大量的自然声效采样很好的融入了音乐中,悲凉,歇斯底里的黑嗓。

 

10.霜冻前夜乐队

霜冻前夜—北京城里还在桀骜展声的一支金属乐队。它用十年的时间从一个想法变成了现在的一种声音、一个符号,过程艰险如履薄冰。但这条危机又坎坷的道路把霜冻前夜雕琢的与众不同又锋芒毕现。每个人眼中的霜冻前夜都是不同的,无谓好恶诛伐,霜冻前夜不愿顾及也毫不在乎,笃定信念,只寻心生之声。你只需心有觉悟,径行关注。





关注大政音乐,关注你的乐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