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故障研究宣言 / Glitch Studies Manifesto - Rosa Menkman - 1

显学2020-07-31 09:34:07

故障研究宣言

Glitch Studies Manifesto


作者:Rosa Menkman

译者:左仆拉 / Zeppra


按:《故障研究宣言》是艺术家、理论研究者 Rosa Menkman 于2009-2010年发表的13页 pdf 文档(包括文本和格式编排)。文本内容共10节,这里是前5节。原文档与 Menkman 创作的其他网络内容或是出版物一样,在编排上极尽glitch 之能事,值得一看。原文档在 dropbox 中的链接请按下方原文链接






如今,人们对无噪频道的持续追求不过是种令人遗憾、注定要失败的教条,且仍将如此


即便对完整透明性的探索会带来更新、“更好”的媒体,每一个更新改进过的技术也都将带有它们自己不完美的指纹。大多数人遭遇这些指纹的时候都会将它们当做负面体验(有时候甚至当做事故),而我将通过展示它们造就的新机遇用以强调这些不完美的积极影响。


起初只有噪音。接着,艺术家从赛璐璐的颗粒转到显像管【又称阴极射线管】的磁场畸变和扫描线。他在磷质残影造成的烧屏(phosphor burn-in)中东走西顾,用手擦掉屏幕上的坏点像素(dead pixels),现在则借着LCD显示屏的破裂做表演艺术。有关升级改造的精英主义话语是一种被 旷日持久的升级文化 的天真受害者广泛追求着的教条。消费者只需要拨打#1-800【1-800电话常常是商家设立的免费电话】就能站上技术发展弧线的尖端——狂喜与失落并存的浪潮。这已经变得很平常:在将来,消费者花更少的钱买更全能的设备。用户得明白升级不过是一种专有协议(proprietary protocol)、一种欺诈性的消费者神话罢了,它是迈向完美圣杯的进步之旅。


反抗体裁和预期 

质疑创造性实践的操作模板


我感觉身陷于被社会规范与可接受性辖制着的知识之膜(membranes of knowledge)中。作为艺术家,我力求重组这些知识之膜;我觉得并没有闭锁于某一种媒介,或者例如真实 vs. 虚拟、数字 vs. 模拟这样的矛盾。我乘浪于技术的波澜、物件的艺术中。


对完全的透明度 的诉求将计算机系统改造成了一个高度复杂的装配体(assemblage),它很难穿透,时常完全封闭。这个系统由多个层级的混淆协议(obfuscated protocol)组成,这些协议源于由不同主体操控的意识形态、经济、政治位阶、社会成规。


一些艺术家开始着手阐明和解构这些装配体的位阶层次。他们并非是在流程(计算机的常规使用方法)之中(在二元对立意义上的)对着干,而是在流程的边界上进行操作。有时候他们把计算机的内在箴言当成表象,将观众诱入包含特定期待的套路,随后突然破坏掉它。结果是,观者被迫承认“对计算机的使用”是建立在一系列成规的系谱之上的,而事实上计算机是个可以被摆弄(bend)、有着多种不同用法的机器。


随着造成政治、社会、经济常规内的突破,观众开始意识到预编程的模式。如今一种对新交互格式塔的分布式觉知(distributed awareness) 正在成型。


远离既定的行动脚本 加入未知的前卫

做个噪物(noise artifact)的游牧人


在三种情况下信息传输静态、线性的概念可能会被扰乱。我将试着用这些例子穷尽噪物——我将它细分为“故障”,“编码/解码”(其中压缩是最普遍的形式)和“反馈物”。


在词源学上,“noise”一词指的自然界中攻击性的、引人警觉的强大的声音现象(“rauschen”【德文,指自然界现象例如风雨的呼啸声】),例如风暴,雷电和咆哮的大海。但是当在社会语境中探究噪音时,这个词通常被用作比喻,因而有了更丰富的含义。有时噪音代表了不被接受的声音:并非音乐,不含有有效信息(Information),或者并非一则讯息(message)。噪音也可能代表了有用数据信号中的一段(通常是令人讨厌的、没人想要的且无序的)干扰、中断或者添附。这里,噪音存在于(现有)意义的对立空隙中。不论用哪种方法定义噪音,负面定义同时具有了积极意义:它帮助(重)定义了它的对立物(意义、常规、规范、良善、美丽等等……的世界)。因此噪音以矛盾体的形式存在着;虽然它通常具有负面定义,但它同样具有积极的、生成性(generative)的品质(并体现在任何通信媒介中)。中断造成的空隙不仅仅是意义的缺失,更是强迫读者摆脱围绕技术的传统话语、开放新知的力量。艺术家和观者经由这些空隙了解到了代码背后的政治,并对数字媒介做出批评。它可能会是常停留于边界或是膜(例如语言)上的新形式、反形式和新可能性的源头。


将故障 用作进化的外骨骼


故障是一次中断的美妙体验,它将物件从它的日常形态和话语中抽离。我震惊、失落、畏惧片刻,询问我自己这另类的表达是什么,又是如何产生的。它可能会是……一个故障么?但一旦我命名了它,这个动量(momentum)——故障——就不再是……了……


但,在解构废墟中的某处希望尚存;一种胜利的感觉说明此处不仅仅是毁灭。负面情绪让位于一种对机器(或是程序)的亲密、私人的体验,这部机器、这个系统展示出它的构造、内在工作原理和瑕疵。作为一种整体性的庆典而非是局部的完美,故障能开示新的契机与创造性能量的火花,它们表明某种新事物将要被创造出来。


故障在时间中并无固定的形体或状态;它时常被认知为意料之外的不正常的操作模式(mode of operandi),一个技术系统内部诸多(可预期的)流程(之一)之中的中断。但,当它被命名时,对故障的理解就发生了变化,(原来的)故障自身的平衡也是如此:对断裂的原始经验越过了它自身的动量,消失在新条件辖下的领域中。故障因而成为某种新的、瞬息即逝中的、私人的经验。


将弯折和破坏 用作差异的隐喻


作为艺术家,我在分崩瓦解、支离破碎中找寻到精神净化(catharsis)。我操纵、摆弄、破坏任何媒介直到它抵达成为某种新的东西的那个端点。这就是我称之为故障艺术的过程。即便如此,对我而言“故障艺术”中的“故障”与“故障”这个词本身有些许不同。


故障艺术这个流派就像天气一样;有时进展缓慢,有时又如雷电迅疾。这个领域内的作品可能会令人不安、充满刺激、叫人害怕。他们危险得美丽,一时间将其余可能的构成中的张力全部卷走。这些作品抻拉边界,生成新模式;它们破开原先封死的政治局面,强制推行惯例、常规和信念的宣泄和净化。


故障艺术往往是接替“正常”的膜,为的是在粉碎了早先的协议后创造新的协议。理想的故障显示了 解构 何以能变成原创的创造。一旦故障被看做是一种替代性的再现方案或是一种新的语言,它就超出了临界点,而它作为故障存在(glitch-being)的本质就消失殆尽了。故障就不再是一种弃绝的艺术,而是一种被认可为新兴(艺术)形式的形态或外观。因而,在作品中运用故障过程的艺术家常常试图逐猎这脆弱的均衡;他们探求那个新形式从前导者灰烬中诞生的时点。


即便是这样,故障艺术并不是总能被体验为动能的艺术;其中很多作品都已经越过了那个“转折点”。这是因为故障艺术存在于不同的系统中,例如 生产的系统 与 接收的系统。 不仅是创造出故障作品的艺术家要对故障负责任。“外来”输入(错误编码的语法导致的禁止泄露和数据杂合),硬件和软件(展示出功能性(?)冲突的“信道”),观众(那些负责接收和解码的人)可能也得负责。所有这些参与者都被定位于不同的(但有时重叠的) 流程 当中,而这些流程的最终产品被描述或是认知为故障艺术。这就是为什么有意为之的错误仍能被成为故障艺术;为什么故障艺术并不总是 单纯的 个人对震惊的体验,而同时(作为流派)也是一种表达方法的隐喻,它取决于多个参与者。


【未完】


浏览原文档请按“原文链接” 或复制:

https://www.dropbox.com/s/9a7m2d40usx923r/2010_Original_Rosa%20Menkman%20-%20Glitch%20Studies%20Manifesto.pdf?dl=0


(勿忘科学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