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英国音乐节开始收税费,独立音乐节协会:PRS你能不闹吗?|大品牌为何越来越青睐EDM营销?

音乐财经2020-06-29 12:24:42





文|BOX先生


英国音乐节开始收税费


最近英国“脱欧”一事闹得沸沸扬扬,音乐财经也在《拜托,“脱欧”和音乐行业有什么关系?》一文中分析了英国音乐产业接下来将要迎来的一些变化。不过除了脱欧带来的影响之外,英国独立音乐节还将要迎来英国版权机构PRS的“双重打击”。

 

近期,PRS已经开始向所有演唱会和音乐节增收3%有限合伙人税费。独立音乐节协会(AIF)向这一举措发出了警告:这样的消息对于那些小型的音乐活动来言简直就是灾难性的。

 

AIF的总经理Paul Reed表示:“如果这样下去,一定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不同的音乐节有不同的文化特性,税费的征收标准也应该有所区分,一些更纯粹的音乐节在营收上根本无法与商业性质的演唱会相提并论,更不用提那些“草根”音乐节了,这是在把他们往绝路上逼。”

 



全球唱片业正在进行过渡与转型,各个独立音乐节的主办方正冒着巨大的风险在推新的音乐人,但是他们的利润却微乎其微。

 

Paul认为这一举措简直就是荒谬的做法,除了独立音乐节会因此受到很大程度的限制,新晋音乐人同样会遭受打击。“音乐节是新晋音乐人的重要舞台,对于很多音乐节,新人所占的比例甚至能达到80%。即便是大型音乐节,新人在阵容中也能占到不小的比例。”

 

而且非常可笑的是,PRS旗下拥有11.8万的用户,他们针对此次税率上调政策向其中3.2万名成员征求了意见,不过只有区区48个成员回复了他们,回复率仅有0.15%。更为夸张的是,词曲作者们完全无法参加此过程。

 



去年,针对“使你购买音乐节门票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这一问题,AIF从各音乐节中随机调查了超过3000名的观众。调查结果显示,有54%的人表示音乐节的整体气氛和音乐质量最关键,只有26%的人表示音乐并不那么重要。

 

显然,乐迷们愿意去消费音乐节最重要的因素还是音乐本身,但随着税率的上涨,那些仅仅依靠音乐“维持生计”的独立音乐节该如何继续走下去?




大品牌为何越来越青睐EDM营销?


电子舞曲目前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众多品牌广告商都趋之若鹜地投重金到电子舞曲市场,很多明星也非常愿意代言相关品牌活动。


根据theguardian网站的报道,此前,Volvo公司为其新上市的XC90汽车推出了一条时长四分钟的广告。在广告中,一名瑞典男人开车穿过一片辽阔的美景,而背景音乐是Nina Simone的 《Feeling Good》。但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广告,开车的人是一位颇有身家的超级大牌DJ  Avicii,这则广告实际上是一个音乐视频。


该视频目前在YouTube上收获了近1000万的点击量。并且,在今年早些时候,Volvo集团的董事长Håkan Samuelsson宣布XC90车的销量已经超过了预期,他肯定了这款车创下销量佳绩的部分原因是:邀得年仅26岁的超级电音巨星Avicii加盟代言。



(Volvo公司为其新上市的XC90,邀请大牌DJ Avicii代言拍摄)



众多大品牌商们也都争先恐后地要跟上电子舞曲這一股流行潮流。据了解,上一次出现這样的情况还是在90年代早期,嘻哈音乐兴起的时候。


电子舞曲是一种将house、dubstep以及trance三种音乐类型混合的电子音乐,这种非常欢快的音乐常常在非常巨大的现场表演秀中吸引大量的观众,更因为没有语言上的障碍而非常容易在全球范围内传播,电子舞曲正受到全世界年轻人的喜爱。


根据电子舞曲经济学家及The Danceonomics website网站所有者Kevin Watson的数据,电子舞曲产业的全球票务和流媒体收入达到了每年69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100亿美元。


电子舞曲的粉丝群体主要为数百万25岁以下的“千禧一代”以及25—35岁的一代,他们都是视社交媒体和Party同等重要的人。根据尼尔森调查数据显示,15%的电子舞曲粉丝超过35岁(这个比例也不算小)。电子舞曲带来的巨大的收益、积极的市场前景以及国际的吸引力使得很多乐队都难以拒绝电子舞曲。




当然电子舞曲也有批评者,但是数据说明了一切。根据福布斯榜,世界前十的电子舞曲DJ去年的收入为2.74亿美元。如下图所示,全球最赚钱的DJ年收入达6600万美元,前十三名DJ的年收入达3.05亿美元,其中,DJ们的大部分收入来源于现场演出,但很多也来自与企业的商业合作。


“这是一场竞争残酷的竞赛!”VFD Marketing的联合创始人Elie Deshe表示,VFD Marketing是一家美国营销公司,致力于撮合企业品牌与电子舞曲音乐节及电子音乐人达成合作。该公司数据显示,涉足电子舞曲的品牌在三年内增长到了原来的五倍,7Up、Smirnoff、Bud Light、mporio Armani、 T-Mobile 以及 Uber等品牌正投资数百万美元用于与电子舞曲相关的活动,与企业合作的数量也与25年前的电子舞曲鲜有人知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那么其中达成的合作又是怎么样的呢?品牌的参与又揭示了电子音乐产业内怎样的平衡力量?


全球名酒品牌Smirnoff vodka长期以来与“电子舞曲行业”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其全球品牌总监Matt Bruhn在今年早些时候与Live Nation 签约了电子舞曲合作协议,并且称品牌应当更加积极的参与其中。


据了解,Smirnoff 会帮助DJ发行音乐或者资助其制作视频,作为回报,DJ们需要在音乐节中参加名为“Smirnoff House”品牌专场中演出,当然DJ们也会有收入。一些表演会被转播到Smirnoff品牌在全世界主办的Party中,这样一来,品牌商也可以像唱片公司一样,可以提供DJ们曝光和宣传的渠道,当然更可以帮助公司提升伏特加的销量。


“我想要为这个产业做一些正确的事情并且融入其中,但我们仍然是一个商业主体,我也确实想要提升酒的销量。” 尽管如此,Bruhn坚称伏特加销售是合作的第二目的,真正的目的还是希望Smirnoff品牌能够被电子舞曲粉丝和DJ们所接受。




是否能被电音粉丝接受非常关键,因为这意味着你(品牌)会否出现在人们在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和Twitter上的谈论中。


在电子舞曲的世界里,能否触达社交媒体粉丝非常重要。据电子舞曲经济学家Watson称,排名世界前三的DJ拥有超过1.2亿的社交媒体粉丝。DJ的粉丝越多,就会有越多的品牌想要与他们合作,也就意味着更大的成功。DJ越成功也就意味着他们现场表演可以收的费用就越高。


品牌和DJ们实际都身处一个以社交媒体粉丝数量、赞助以及酬劳为基础的利益体系当中。



( Steve Aoki,摄影:Ross Gilmore/Redferns,来自Getty Images)


事实上,DJ们非常热衷于和品牌合作。


举个例子来说,Steve  Aoki上个月成为福布斯全球酬劳第四高的DJ,去年的收入为2400万美元。他和百威旗下的啤酒品牌Bud Light、 名为Sol Republic的耳机以及Trident Gum口香糖都有合作。Aoki称品牌会寻找那些以音乐文化为目标的具有“真实性”的音乐人,电子舞曲也如此,但他只会认可那些“真正关心文化”的品牌。


“如果一些香烟或者酒类的赞助商走进来说,'这是我的钱,我只要把你的东西拿过来,然后把我的名字写在作品旁边',人们知道这有多假,大家并不傻。”他说道:“我和企业说过——你确实需要帮助和支持电子舞曲,你需要帮助建设这种文化,你不能仅仅去购买這种文化。’’


在嘻哈文化兴起的早期,百事公司在纽约一家唱片商店橱窗前发起了一个“竞猜胖男孩的体重”的比赛。获胜者将获得898瓶百事可乐以及898美元。而如今,显然复杂的市场营销策略也有了更好的发展。


拉斯维加斯的DJ Justin Blau,艺名3LAU,同样也非常慎重的选择代言。Blau曾放弃了全球最牛掰的资产管理公司——黑石的工作,转而成为一名DJ。近期,他拒绝了达数万美元酬劳的某一款耳机品牌的代言。他表示拒绝的原因是因为他并不使用这一产品,如果他那么干的话,粉丝会叫他“滚”。代言自己不使用的品牌确实存在被粉丝嫌弃的风险,放弃也是明智的选择。但是,Blau很快在内瓦达为Uber做了一场表演,因为他在使用这款打车软件,他从Uber公司将获得数千美元的报酬。



DJ和品牌都很关注可靠性,但是这其中却蕴含着矛盾。为什么呢?其实还是关系到话语权的问题。比如大品牌的强势,参与过多。或者更糟糕的是,这会让音乐人感到被冒犯了或者被“控制”了?


Aoki说:“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是不走运。但在双方合作之前,应当进行协商与谈判。至少我还没有过类似恐怖的经历。”


Blau认为企业方过度掌控会导致一种最令人反感的局面(对音乐语言或者政治上的审查),他害怕会因此使音乐人与企业方之间的平衡关系被打破从而偏向于企业方。


自行脑补一个场景,如果一个音乐节的赞助商居然能够决定该音乐节的全部阵容安排的话,那实在是太糟糕了。与DJ的合作也如此,谁都不希望被品牌牵着鼻子走。


“我不认为品牌在短期内会占据较大的主导权,但是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品牌的融合度越高,其主导性也会越强。” Blau说道。



谁占据主导性是本篇文章讨论的核心。


一方面,DJ需要品牌赞助。品牌弥补了唱片销量下降带来的收入损失。随着传统唱片销量和现场表演收入的下降,越来越多的人转向品牌赞助和投资等方式来获得新的收入来源。从收入意义上来说,DJ们需要更多品牌方的赞助。


从另一方面来说,DJ们希望保持主导性,并且目前这一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很多的DJ处于“垂直整合”的状态,他们拥有自己的唱片公司和管理团队,也就意味着他们是真正做决定的人,而不是品牌。大咖具备自己挑选气质相投的合作品牌的能力,反之,小咖挑选品牌的能力更弱。


事实上,电子舞曲音乐并不像一些品牌想象的那样,适用于所有场景,打着电音的旗号,粉丝们并不会“照单全收”。




今年夏天,一部由Zac Efron主演的电子舞曲电影《 We Are Your Friends》被狂吐槽,這部被打造为“属于DJ”的电影并未获得好评,这也说明粉丝们并不喜欢随意打着“电音”的幌子进入这个圈子,以及最终的目的——圈钱。我们查询了這部电影的豆瓣评分,5.9分,烂片一部,但仍有好评:“音乐还不错”。


本月,还有一桩有趣的事情,美国三明治连锁品牌Quiznos一则电视广告居然讽刺电子舞曲粉丝对商业渗透过于敏感。


以上的例子,其实正说明电音的粉丝们对于商业渗透的意识正在提高,正如Aoki说的那样,人们并不傻。


当然,品牌与电子舞曲的融合将会越来越多,年轻人喜欢什么,品牌就追捧什么,這是潮流,也是趋势,我们乐见其成。


本文素材编译参考自Guardian.com,福布斯


寻求音乐财经报道及合作

主编邮箱:dongluxi811@163.com

音乐人报道:382275269@qq.com

创业公司报道:sodaflower@shihangroup.com

市场合作:437327413@qq.com



  

还想看点别的?

点击?图片阅读原文:


点丨拜托,“脱欧”和音乐行业有什么关系?

据丨英国音乐节歌迷们把钱都花到哪了?


观点这家民谣音乐节两天卖掉1.5万张票,小众音乐的春天还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