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王家新:特朗斯特罗姆是范例性诗人 永远不会死丨独家

凤凰网文化2019-06-20 03:14:45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3月28日凌晨逝世。凤凰网文化第一时间独家连线了与特朗斯特罗姆有过交往的著名诗人王家新。他说特朗斯特罗姆的眼睛是诗的眼睛,在他心里特朗斯特罗姆永远不会死去。特朗斯特罗姆是一个范例性的诗人,创造了完美的诗,可以让写诗的人受到很多的启示,是可以从各个方面反复琢磨的,我们会不断地去读他。

凤凰网文化: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去世了,我们知道您跟他本人有过交往,想请您先讲讲您对他的一个亲身印象。

王家新:说起交往,我们五六年前专门去拜访看望过他还有他的夫人,那时候他已经半瘫了,坐在轮椅上,身体右半部瘫痪,左手拿东西,左手签名,左手弹琴,但是纵然如此,我们还是怀着深深的爱和崇敬去看望这位诗人。他这样一种状况,我们还是感到,他很安静,就像个孩子一样。有时候嘴里发出嗷嗷的声音,也不肯做任何交流,但是感到他的眼睛还是诗的眼睛,很和蔼、很宁静、很安静、很睿智,不光是睿智,就是敏锐,当时他脸色红润。


我看到他消息之后感到很意外,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不会死去的感觉,就是一个永恒的童年,而且几天前见到他那种情况,他得了诺贝尔奖还是2011年,也看过他的一些照片,他还是带着笑容都很好,没想到这么快,也不知什么具体原因过世。


我本人非常喜欢他的诗,他的诗技艺精湛和完美,他的作品虽然不多,不到两百首诗,但是大部分作品都是精品,都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持久的生命力。很多持续的时间都很长了,几十年前写的,今天还是非常愿意读,它有永久的生命力。


他的诗中国读者感觉特别喜欢,他的诗就是有这个特点,可以说人人都喜爱的一位诗人,不同风格的诗人不同口味的读者都喜欢他的诗。他不像有些诗人,有些天才很优秀很伟大,但是并不一定人人都喜欢他们的作品,但是特朗斯特罗姆,几乎人人都喜爱他的作品,是人人爱的一位诗人。当然他不是一个大众的诗人,他的诗还是很精英的,他是一个特别擅长创造隐喻和意象的诗人,技巧也很精湛,他创造隐喻和意象的能力都是公认的,都是让很多诗人为之佩服的,赞叹的。另外他的诗都是那种内向有深度的。


你读的他诗很新奇,读到难忘的意象比比皆是,这个是让人很惊叹的。特朗斯特罗姆他对艺术的要求也非常高,他创作量不大,说明他对艺术创作的要求非常高、非常严,他能够拿出来的诗都是具有他自己高度的独创性,具有高度的艺术价值和生命力的,他对品质的要求很高。他的诗也不能说风格比较冷,他属于一个现代主义大的艺术范畴的诗人,但是他对现代诗歌这方面的追求达到了一个极致。

凤凰网文化:我们都知道他好几次来过中国,而且像包括您在内的很多中国诗人都去拜访过他。我想问您的是他对于中国诗歌、中国诗坛的启示或者说价值意义是什么?

王家新:特朗斯特罗姆他来过中国,来得比较早,他对中国比较感兴趣,他可能读过中国古典文学的东西,后来他又去过日本,还写了很多英文的俳句,他对东方还是很感兴趣的。


他来中国你看他一首诗写得非常好——《上海的街》,国外的作家到中国来写了一些作品我们也看过,都是浮光掠影,但他那首诗让我非常难忘,写得非常好。中国翻译他的诗都是全集,整个地翻译过来,他也知道中国有很多的诗人喜爱他,他都了解。到瑞典看他,他的夫人也非常看重,专门邀请我们去吃午饭,很丰盛的午餐。


另外我们还见过两次,告别瑞典回中国之前做了一个烧烤的晚会,特朗斯特罗姆又去了。但是他去一趟是非常不容易,他从楼上下来都非常艰难、非常麻烦的,这说明他的很看重。包括他的夫人到中国,面对中国的读者、中国的诗人。


他的诗可以说80年代后期以来对中国诗歌都是有影响的,很多中国读者都很喜爱他的诗,但具体什么影响也很难说的。但是我觉得他的诗提供了一个很高的程度的范例,可以说他是一个范例性的诗人,不像有些诗人觉得有创造力,但是他在某一方面不均衡,泥沙俱下,但是特朗斯特罗姆是一个范例性的诗人,创造了完美的诗,可以让写诗的人受到很多的启示,是可以从各个方面反复琢磨的。他的标准、尺度、水准都很高的,艺术非常讲究、非常精美,是非常完美的诗人、完美的诗,我想他这一点肯定是有启示和影响的。


我专门去研究过他的诗,都是一个艺术的观念和印象,也有专门写文章,这个崇敬之情已经多次表达过了。他这样一位诗人我想会永远记住他,会不断去阅读他的诗,我心里觉得他不会死去,他的东西在那摆着,肉体可以消失,但是他给我们提供这些诗歌的真情会永远跟着你,我们还会不断地去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