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第1经济 | 危在旦夕:中国金融货币系统存在高危漏洞,系统性风险爆发在即?

第1经济2019-05-13 15:38:08




中国金融货币系统存在高危漏洞,系统性风险恐爆发或在即。

我国的金融银行系统,存在巨大的缺陷和漏洞,将导致我国金融银行系统发生系统性的风险大增。

这个高危漏洞就是间接融资下的金融银行系统的信贷可以派生货币,这样使得人民币货币供应控制权并不受国家央行控制了。 央行印1份钱,而商业银行就可以在20%的准备金率下,派生出最多4份的钱,共计5份钱,释放到货币供应总量中。可见,派生货币的危害,远超央行乱印钞票。

派生货币因为派生了国家主权信用货币,因此,这个要国家信用来兜底,由国家的金融银行系统来承担风险。而符合零和状态的金融机构放贷等直接融资方式,则是合同信用,由放贷的主体放贷机构或放贷个体来承担风险。

我们的GDP增长,其实背后都是货币乘数作用下的派生货币所带来的,而派生货币背后,对应着庞大规模的债务。

货币具有乘数效应,是一个存在着巨大金融漏洞的货币体系,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应该要禁止货币具有乘数效应。

这里最重要的就是首先要明晰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区别,并认识到间接融资的巨大危害。

在直接融资的社会里,货币是没有乘数效应的,即使有准备金率,也是没有乘数效应。

而通过银行信贷的间接融资的货币体系里,才有货币乘数效应;准备金率,是限制最大信贷规模的约束条件。

这是维基关于货币乘数的描述http://en.wikipedia.org/wiki/Money_multiplier,货币乘数效应释放派生货币的趋势如下图:

以下,举例以说明货币乘数效应下派生货币的巨大危害。因为它将导致金融银行系统轻易发生系统性的挤兑风险。

过去十数年消费信贷刺激生产信贷同步繁荣导致信贷泡沫,是货币乘数的正过程发挥着作用。未来庞大规模的债务危机之下需求减少,资金赢利水平降低,风险增大,必然会刺激大量资本撤离中国,那么货币乘数的逆向过程可就不是那么好处理的了,就相当于泼出去的水,并不是想收就能收得回的。

下面的举例,能更好的解释清楚未来的危机从何处而来。

假如美元资本带1000亿来中国投资,换成8000亿人民币以外汇占款的形式在中国货币市场流通。

经过3年,中国这8000亿按货币乘数,放贷形成了4*8000=3.2万亿债务(同时也是3.2万亿的派生货币,与基础货币地位完全相同),形成了5*8000=4万亿M2提款权,央行的准备金库里正好收储备8000亿人民币的准备金(货币乘数理想的极限释放状态)。全社会就没有多余的流动性了。

OK,我们假设这个美国人不赚1分钱,还是8000亿人民币按1:8的汇率流出,不带走中国人民的一分钱财富。

那么这个4万亿M2提款权中,必然有8000亿是这个美国人的。

假如他提款8000亿,所有的商业银行都会被挤兑,因此,只有央行动用准备金支付。把准备金库的8000亿全部支付给美国人后。央行准备金库空了。

这个时候,银行里还有4万亿-8千万=3.2万亿存款等着提款,而银行贷出的3.2万亿信贷债务,因为全社会没有流动性,没有了消费能力,必然全部无法偿还去杠杆,全部会形成呆坏账。全部破产违约。

于是,银行的3.2万亿存款无法支付,银行大面积破产。

不能忽略了最后的结果:央行的外汇储备1000亿美圆也没有了,挤兑美圆的同时必然也挤兑人民币,国际热钱资本来中国即使不赢利,不掠夺中国的财富,一进一出,也可以导致相当的危机,更何况他们在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掠夺转移了大量的财富。

这就是货币乘数逆过程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这个灾难性的后果,就是中国银行发生大面积破产事件,并无法避免,无以挽救!

有人看不懂前面4*8000万=3.2万亿,5*8000=4万亿怎么来的。下面详细解释一下——

因为近代金融领域里,出现了很多新事物。例如电子货币,大规模的银行信贷导致派生货币存在,大规模的消费者信贷这些都是近代经济金融领域的新事物、新现象。



因此,以前若干十年前的经济理论,就有可能部分不适应用来分析当前的经济问题。也因此,对这些新的经济现象和金融现象,就必须要自己独立思考,重新抽象和规律总结。

在有货币乘数概念的经济社会里,一定基础货币的前提下,通过一定的准备金率可限制银行最大的信贷规模。

我国在20%的准备金率的限制下,理论上,银行信贷规模的极限是[(基础货币/准备金率-1)*基础货币]的规模。也就是说,20%的准备金率,最大的货币乘数为5,实际上不可能到达5(我们当前的货币乘数实际约为4),商业银行信贷的最大规模约为4倍基础货币的大小(实际上约为3)。我们现在的信贷债务规模,也可以估算出为28*3=74万亿,因此,我们的银行表内信贷规模约为75万亿规模。这个与实际值是十分接近的。

这个例子的重点在于货币乘数极限释放后并维持在高位后的状态,此刻全社会流动性将极度萎缩,全社会庞大规模的债务和高杠杆去杠杆的前提就是储蓄的持有者把钱拿出来消费掉,让负债的企业和政府收入和赢利增加而主动去杠杆;但是,一旦企业赢利增加,政府的财政性收入增大,意味着他们对未来的预期走好,不但不会主动去杠杆反而会进行加杠杆行为。

另外,未来资金外流,导致基础货币被动萎缩,这才是真正危机的来临,全社会将没有多少流动性用于去杠杆,消费市场将极度萎缩,除了企业大规模的产生过剩外,政府主导的大量投资而成的许多公共设施及产品,例如高速高铁等,也将发生大规模的产能过剩。 

在一定的准备金率及派生货币体系下,表面上来说,毫无疑问——准备金率越高的肯定风险越小。因此,我们的20%的准备金率,肯定要比美国或者其他国家10%的准备金率似乎要安全许多。或者说安全1倍。

但是,这个安全上的程度比较,就是两者的货币乘数,都需要到达极限之后的比较。

假如中美两国的基础货币都是30万亿。中国准备金率为20%,货币乘数极限为5,因此M2到达了150万亿。

假如美国的准备金率为10%,货币乘数极限为10,因此M2到达了300万亿。

两者比较,肯定中国150万亿的M2比美国的300万亿M2更安全些。

这个安全是指的什么?显然,这个是一定要考虑的重点。

那就是中国150万亿M2中的20%的存款(150*0.2=30万亿基础货币),假如同时用来提款,理论上中国所有的银行将被挤兑而破产。

或者说,美国300万亿M2中的10%的存款(300*0.1=30万亿基础货币),假如同时用来提款,理论上美国所有的银行将被挤兑而破产。

因此,准备金率一旦极限释放后,也就相当于全社会的存款总额(严格来说因该是货币供应量M2)的比率去挤兑银行,理论上可以导致一国所有银行破产的比率。

毫无疑问,这个比率越小则风险越大。

分析到到这一步还不是重点,上面只说明事物内在的逻辑和规律。

事实上是,我们的准备金率虽然较高,但实际上银行极度宽松货币,无节操的放贷出去,导致了货币乘数极限释放。

货币乘数极限释放后,会导致社会上的派生货币越多,也就是越接近极限值M2越大则越有大规模向银行提款人民币兑换美圆转移出境的权利;同时银行的可贷资金越萎缩,银行的留存的资金会越来越少,银行的资金极度紧张则越容易钱荒,十分容易被挤兑。而央行的准备金库的准备金储备规模则十分庞大;同样全社会的债务规模也十分巨大,杠杆水平高企。

而别的国家,虽然是同样的派生货币体系,但假如别人控制了信贷的规模——虽然是低准备金率,但他们控制了货币乘数并没有极限释放。也就是说,全社会的M2与基础货币的差距不大,货币的乘数效应并不显著,派生货币规模轻微,同时央行准备金库的准备金规模也在合理范围之内。

这种情况下,虽然我们的准备金率高,但货币乘数它极限释放了,将导致我们的银行系统性挤兑风险极高。而某些准备金率比较低,但货币乘数并没有极限释放,他们的银行系统就不会发生系统性的银行挤兑风险。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派生货币体系下,央行准备金库里的准备金规模越大,这个规模越接近(基础货币-M0)的值,这样的金融货币金融体则越危险,发生金融危机将就在一瞬间。

而我们,基础货币约为33万亿,M0约为5.5-7.5万亿,而我们央行准备金库的规模,相信已超过20万亿

如此庞大规模的央行准备金储备,不是意味着我们的金融银行体系更安全,恰恰相反,是更危险。

以上思考,也可以适用用来分析降准后反而提高金融银行系统风险的思考,是一致的。


第1经济,中国中国首家实现“学术研讨、产业监测、部门应用”的原创平台!


往期阅读

地产经济梦魇 | 美国庞氏骗局 | 金融危局棘手

首富们的下场 | 中产阶级灾难 | 新动力的源头

244万亿内债 | 楼市崩盘来了 | 谁将赶出上海

共享单车大战 | 姚振华的结局 |  罗振宇不读书

我们老无所依 | 中国金融危机 | 泡沫破裂声音

海底捞曝丑闻 | 茅台还是酒吗 | 他就是卖国贼

中国隐形首富 | 中国经济拐点 | 美国人孙宏斌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