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EDM是否正在毁灭DJ的混音艺术?

电子音乐现场2020-06-29 15:19:14

大师级DJ们最近都在排队想当「按键DJ」。他们说,EDM大爆发让他们得到了更多关爱眼神,而且显然好的歌单比混音与翻唱片的能力更有帮助。业界元老与Ibiza传奇人物Tim Sheridan提出了他的疑问:这一切该全怪EDM吗?或是有某些深层理由值得探讨?


最近,在恶搞网站Wunderground网站刊登David Guetta承认预录的假消息以后,有些当真(并对此表示愤怒)的人开始谈论DJ业内这些另众人剑拔弩张的问题。如Frankie Knuckles等与David Morales等大老立刻开火重炮轰击。在这之前,也有些类似的争议,例如DJ Sneak对上Swedish House Mafia,或是DEADMAU5在Twitter上有事没事就爱狂亏「按键DJ」们。即使后来视频被证实为假(David Guetta完全有资格宣称自己放唱盘超过20年),有关「快餐DJ」兴起,以及因为最近EDM爆炸性的成长而伤害电音舞曲圈的叹息似乎从未停歇。有关于这个议题似乎有三种方向,就让我们一起来检视它们吧。


1.「同步钮与笔记本电脑DJ摧毁了混音的艺术」

「Shazam-Beatport-同步…上吧!」这段话听来像是你准备吼着冲进电话亭,然后撕开你的衬衫准备变身的魔法咒语。但事实上,这是今日快餐DJ们无意识的口头禅。同步功能是用来战胜DJ最大的梦魇~跑拍的高科技武器。很显然的,这个世界上的高手们已经七嘴八舌的达成共识,锁定自动化为文明衰微的元凶。哈喽,请想一下,人们是不是也曾七嘴八舌的讨论着那些科技的改朝换代,例如bootlegs、MP3、CD、随身听…还有留声机,或是不要拉得那么远,录音带也行。同步钮是典型的庸人自扰的问题。「我的车跑得不够快!快我处理啦!那一定是加密系统或是多工管理系统造成的!」就是这样。会不会只是一直没有人好意思当面告诉你:「呃,其实那是因为你开车技术太差了。」


如果你把问题全部归罪给科技,你只是在帮倒忙。这么做对DJ、对我们的工艺、甚至对于混音技术都没好处。毕竟就本质来说,DJ只是个能依场合选一些音乐来放的人,我们其实就是人肉点唱机。买票去听DJ放歌其实就是买票去听人讲道。烂DJ之所以令人抓狂,不是因为他用了自动化科技把两条烂歌完美地接在一起的,而是他放了整整两小时的烂歌。就像托架和脚踏车初学者用的辅助轮不是问题一样,同步钮也不算个问题。拿同步钮说事,就像天线宝宝押着喉咙胡言乱语一样。不,真正的问题是更深层的,更值得担忧的事情。


难道我们要像伊斯兰律法一样,规定有哪个DJ胆敢在公共场合按同步钮,就连手指上的东西一起全部剁掉吗?如果真的那么在意这个问题,就这样规定吧。我们不会认为小偷是手犯了法,因为犯法的是人。同理,成就DJ的不是那双混音的手,而是决定一生嫁给音乐的心。




2.「DJ不再花时间挖掘新的好音乐,而偏好放现有的知名作品」

我知道我何时才脱离烂DJ之列(其实那是最近的事):当我学会放下的那一刻。我不是指你的敌人:懒惰。我是指舒服的坐在沙发上,在网络唱片行上根据类型乱逛乱买;你因此不再进出那些硬派的二手唱片行,不再站在堆满二手黑胶的仓库里,谦卑地感受满坑满谷的历史名作在你的灵魂里注入的奇迹。自我认识之道,在于理解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别妄想自己可以控制一切。现代消费文化塑造了强大的虚像,让你陷入一种幻想,以为坐在家中就可以与各种「优选」接轨。那太不现实了。保持谦逊、好奇与开放才是健康心态。有时候,你就是得手滑买到些莫名其妙的合辑或是俗不可耐的拍卖品,又或是耐心看完Frank Zappa长得吓人的唱片型录,你才能看清你参与的事物的真面目。如果你以为它的名字是「Techno」或是「EDM」,那你错得就很离谱了。我们参与的事物是「音乐」,我们全部都是。


你崇拜的DJ们不会整晚盯着别人的SET想拷贝它。他们今日的成就,是靠经年累月的努力累积下来的。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厉害,多年学习才是他们厉害的原因,花五分钟把Beatport前10的电子舞曲组成一个Set,只能给你短暂而虚幻的胜利感。我很了解这点,因为我花了几年去玩年轻人爱玩的游戏,比赛谁能像扫落叶一样的扫进最多Tech house。我把最强的优势弃而不顾~我的经验,以及可与宇宙奇迹等量齐观的庞大收集。这把我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你花在Shazam(音乐识别软件)上的所有时间都是浪费。你每做一次,就把脑袋里的知识往路边的小水坑倒了一点。我要再次强调,就像同步钮,Shazam也只是个工具。在大师手上,一只烂笔也可以是生花妙笔。但若你不经大脑的使用工具,握著工具的手就只是只手。对于缺乏接触的事物,你怎么可能会爱上它并与之共同成长?光靠从别人手上拿歌,就像对着空气许愿,没办法帮助你成为DJ。太过随手可得会养成你对音乐错误的态度。成为DJ真正的意义在于成为权威,而权威必须靠接触与浸淫养成,而非在网路上像抓蝴蝶般的捞MP3。大抵上,当前真正的危机,在于信息与知识的混淆。你拿到某个东西不代表你拥有它。



3.「在DJ表演中,『表演』已经取代了音乐,成为主要武器」

当面对在大型活动偷用预录好且不用耳机的指控时,某EDM巨星全盘认罪。十几年前,我就曾在Fabric看过某位颇受敬重的DJ被Fabric的老板当场抓包。当时他的动作之大宛如猩猩,他艰苦地转动混音钮时表情扭曲,就像孩子生不出来快难产一样。不幸的是,他正在玩那那轨其实并没有声音。预录带就像腹语师般安静却又狂野的在后台拉着偶线,而观众只看到戏偶酷毙了。


作弊有借口吗?我们不是都说,「表演」的重要性盖过了DJ的技艺?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问观众,大部分的人都会说他们是去「看」DJ。他们不会用「听」这个字。而且更确定的是,从更宏观的角度看,总是有一些事情会令人担心。可见的结果就是,很少有人现场混音,而上现场广播节目就把DJ吓得半死,顶尖人士们则找了一整个团队帮他们从选曲混音到预热全部整理好。恐惧就像恶魔,毁灭所有它碰到的事物。保守的冲动会让你试图守护你耗尽一生好不容易换来的战果,即使灾难根本就还没降临~如果这不是因为恐惧,我还真说不出到底为什么会这样。高处不胜寒,顶尖人士们随时都得担心自己是否会风光不再,甚至直接出局。恐惧会让理性善良的人们发疯,做出一件比一件更疯狂的事。即使是DJ一个疲惫的姿势,一声叫喊,或是挥动双手,都可能是要预录接手,让「表演」上场的信号。表演、金钱与商业需求充斥全场景,诚实为何物,至此已不再是重点。


法国左派哲学家纪德堡在他出版于1950年代的钜著「景观社会」中,就曾经描述过这样的景象。在书中,他谈道有一天所有事物的本质都不再重要,只剩下它所呈现的表相是重要的。你可以把这种状况想像成,相较于媒体评论,表演本身毫不重要。他同时也指出「未来的艺术就是颠覆所有过去的艺术,否则它一文不值」。所以,谁在乎我们有什么,只要我们手上的东西不是一堆老的垃圾!混音器没插线也没关系,只要大家谈论它就好了!如果你根本不会DJ也没关系,只要有几千人站在那里看就成了~即便没人在听也没人在跳舞。这就是现代艺术争论的症结点。如果我为一本Mixmag签名,然后你付我一百万磅,那它就是个值一百万磅的艺术品,因为一百万磅已经说明了一切。作为一个物件,它完全不值钱。它的价值就只来自于产业的「作秀」。




由此我们看到一个问题:何以区别杰出成熟的业余明星与平庸油条的专业人士?答案是「演艺事业」吗?新鲜、敢于冲撞与懒惰、粗劣之间的差距并非径渭分明,你有把握能在屎沱里找到珍珠吗?事实是,亲爱的读者,你们迟早都会做出决定。


请想像一群因为看过太多DJ作弊,而能够真正尊重专业的听众。烂东西摆在我们眼前时,我们是认得出来的。只要停下来听听看,一切问题都将昭然若揭。闭上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听,那些亲手混音产生的小瑕疵会告诉你DJ并没有作弊。你会听得到MP3和黑胶的差别,而你的耳朵会为了你用真正的好东西喂养它感谢你,而非那些业余者折腾的快餐玩意。当有天每个人都想成为DJ时,他们终究会了解成为一个DJ要付出多少代价。到最后还愿意留下来的,就是真的识货的人,他们会懂得欣赏那些精明不敷衍的promoter们主导的表演。


所以让我们为了这些舞厅的存在感谢老天吧:Optimo、Back To Basics、Superfreq、World Unknown、Thunder与Boy’s Own等,以及所有默默无闻,在主流以外奋斗的舞厅。当我们看到纯黑胶极端主义,或者是如自断罪肢般完全拒绝主流舞曲的行为时,真的无需惊讶。他们无需如雷贯耳的名气,无需舞厅基础设施,与精巧的舞厅时尚。他们努力的事物名叫Rave(瑞舞),他们是来真的。也许瑞舞客们都还年轻,但他们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什么是烂东西。快餐DJ与烂舞厅找来越多客人,只是会让越多人提早琵琶别抱。肥猫们该担心自己大限将至了。


也许这篇文章应该引用发明House音乐的先驱之言作结。虽然Frankie Knuckles响应的是一篇假文章,但他的话依然很值得一听。

 Frankie Knuckles:「我花了四十年在DJ这门技艺上。每当我站上表演台,感到的恐惧依旧超越想象,从没变过。但我从来没有起过在公众场合作假的念头。就像生命中的所有事情一样,没有任何表演是完美的。」

在真实与完美之间,我永远选择真实。



翻译:EarWorm耳朵虫  
原作者:Tim Sheridan

原文来自Mixmag:「Is EDM killing art of DJing?」


底部评论已开放,请尽情地蹂躏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