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抢滩阿姆斯特丹,中国电音距离爆发还有多远?

三声2020-06-29 12:30:05


年轻人在音乐审美大方向上是一致的。无论是嘻哈还是电音,只要旋律好听或者并不让人反感,再加上足够多的曝光点被更多人听到,观众就会接受它。


作者 | 齐朋利


这是徐梦圆第一次来到荷兰阿姆斯特丹。


两年前,他还在一家游戏公司为游戏和动画做配乐,如今,徐梦圆正成为中国电子音乐行业最具辨识度的音乐人之一。这次来阿姆斯特丹,徐梦圆是作为麦爱文化旗下中国电音艺人的代表之一,参加Amsterdam Dance Event(ADE)——一个成立21年,包含音乐演出、会议、展览等多项活动的国际电子音乐展会。


右二为徐梦圆


对于百万人口的阿姆斯特丹来说,ADE是每年的盛事。每年10月中旬,世界各地数千位电子音乐人和电音行业从业者,会从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红白两色的“I amsterdam”标志经过,进入这座被运河层层环绕的城市。


今年ADE在阿姆斯特丹设置了超过120个活动场地,无论水坝广场的摩天轮旁,还是莱顿广场的城市剧院,都能看到黄黑配色的ADE旗帜。


城市剧院是ADE主会场,这里除了举办会议,还有售票功能。在这座新文艺复兴风格的高大红色建筑里,从早到晚,始终有戴着ADE胸牌的参会者进出。


ADE主会场


以往,参会者大部分来自西方国家,来自中国的很多是上世纪90年代第一批接触电子音乐的老牌DJ,但今年除了徐梦圆这样的新面孔,至少不少于三家中国电音公司出现在了阿姆斯特丹街头。


麦爱文化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麦爱不仅主办了自己的ADE论坛,其INTRO ADE SPECIAL演出还被ADE认证为官方唯一开幕派对。这是中国电音品牌首次成为ADE官方合作伙伴。


18日23点至次日凌晨5点,麦爱在Chin Chin Club举行的INTRO ADE SPECIAL演出当晚,ADE创始人Richard Zijlma还来到现场观看。


INTRO电音节在ADE


这既体现了ADE对麦爱品牌的认可,也反映了国外对快速发展的中国电音市场的关注。2013年到2016年,中国电子音乐节爆发性增长。与国内电音节接档的是海外电音节的进入。去年至今,Electric Zoo、Ultra以及 Life in Color等多个海外知名电子音乐节落地在中国,取得了不错反响。


在电音爱好者聚集的网易云音乐平台,2016年至2017年电音歌曲播放量同比增加了109.3%。王力宏、黄子韬等艺人都在新专辑中尝试了时下流行的EDM曲风。大型电音节、大牌艺人带动以及流媒体传播,使电音在中国有了前所未有的曝光。《中国有嘻哈》带火嘻哈后,对电音什么时候爆发的讨论空前热烈。


资本也将电音作为下一个风口。就在10月23日,INTRO电音节的品牌方麦爱文化宣布获得了左驭和乾元资本千万级A+轮融资。这是今年4月份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后,麦爱一年内获得的第二轮融资。高频曝光、资本助推,加上中国的人口优势,很多人认为,未来几年中国会成为发展速度最快的电音市场。


麦爱文化创始人宋洋充满信心。在他看来,无论嘻哈或电音,在国际上都已成为主流,而国内外年轻人的音乐审美大方向其实是一致的。“很多观众可能不是电音直接的粉丝,也不一定非常专业,只要旋律好听,一旦有足够多的曝光点,观众就会接受它。”


在行业积累期做布局很重要


麦爱文化创始人宋洋


18日下午四点,麦爱文化在阿姆斯特丹的论坛开幕,这是麦爱在Amsterdam Dance Event (ADE)的正式亮相。麦爱旗下艺人徐梦圆、Mickey Zhang以及荷兰音乐人Mike Ravelli、Suyano都出现在论坛上。论坛后,INTRO电音节创始人 WengWeng和Mickey Zhang等带来了INTRO ADE的特别演出。


Chin Chin Club位于城市剧院西北方向一公里处,选在这里,是为了方面与会者前来。与中国常见的Livehouse格局不同,走过Chin Chin Club挂满招财猫的墙壁,需要先经过餐厅,才能到达活动场地。论坛中,拥有上百万粉丝的徐梦圆是现场焦点,当徐梦圆介绍自己做Future Bass风格后,现场一片骚动。


在荷兰迷幻舞曲Trance风格的音乐要更为流行。在20号的“版权:付费时代的开始”论坛中,来自Cloud9厂牌的Chris Groenewegen谈到,自己过去在大陆收到的版权费是0,这使他对中国音乐市场印象并不好。而在“电子音乐概念的国际交流”的论坛上,如何维护政府关系,是海外音乐人和厂牌最关心的问题。


ADE对麦爱的官方报道


这些论坛主题都是麦爱针对性设置的,包括这次将INTRO电音节落地ADE,都是为了展示中国电子音乐的真实现状。宋洋谈到,这种展示有两方面考虑,“中国艺人在国外的价格一直上不去,我们想展示中国电子音乐并不差。”另一方面,麦爱也希望实现艺人、演出以及版权的引进与输出。 


选择在今年参加ADE,是宋洋认真考虑的。从2015年底入局电音行业,麦爱用了两年时间,形成了以演出、版权、艺人经纪以及教育培训为主的业务板块,实现了电音全领域布局。这与目前行业里以电子音乐节为发力方向的公司明显不同。作为一个全领域布局的公司,麦爱在ADE有能力对接不同需求的合作方。


在演出板块,麦爱今年在北京、厦门和上海举办了三场INTRO电音节演出,其中厦门那场跨度为两天。以大牌电音艺人为主的中型仓库派对做了三场,小型派对则做了超过五十场。今年麦爱还与迷笛合作了摇滚与电音的跨界——电迷音乐节,电迷音乐节的特色,是有摇滚乐队与电音艺人的remix,三天超过一万人参加。


在版权板块,麦爱去年代理了意大利电音厂牌SAIFAM集团十万余首电子音乐作品版权。艺人经纪方面,麦爱目前签约了张蔷、徐梦圆、Weng Weng、Yang Bing等近十组艺人。同时与MAO Livehouse在厦门合作的场地也将于年底试营业。该场地未来还会与麦爱电音教学机构“电厂P-STATION”结合,打造电音培训基地。


在宋洋看来,目前国内电音市场整体并不大,即使在单一领域再发力也受制于整个市场的规模。“麦爱是想把钱花在布局上,把我们未来的路趟好。做文化循序渐进是一个规律,在这个行业的积累期,积累更多团队、人才,做布局很重要。先把布局做好了,等到整个电音产业爆发的时候,你的想象空间也会更大。”


俱乐部与电音节,小圈子与大众文化


麦爱在ADE


在本届ADE上,麦爱还展映了纪录片《Break the Wall》。《Break the Wall》以电子音乐人Yang Bing的视角,对WengWeng、张蔷、张有待等来自北京、上海、成都等地的俱乐部老板、电音制作人、DJ进行访谈,呈现了中国电子音乐发展面貌。宋洋希望通过《Break the Wall》,让更多外界了解到中国电音的历史。


中国电音的发展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迪斯科和舞池派对,作为当时小部分人的潮流文化,迪斯科和派对培养了国内最早的电音爱好者。对年轻人而言,电音的魅力除了独特的音色,音乐、舞蹈的结合,更创造了一种新的娱乐方式。和嘻哈一样,电音最先在北上广等城市落地,以俱乐部和派对的形式小圈子传播。


和以出租场地为主的Livehouse相比,电音俱乐部最大的不同在于,有自己的风格和内容。比如电子音乐人 WengWeng就在主理主打Techno风格的Lantern Club。这些俱乐部也有自己的厂牌和派对品牌,比如重庆的Echobay俱乐部有一个Dusk Till Down的派对,这个在四合院里举行的派对,每次能吸引近五百人参与。


正是这些地下俱乐部完成了对国内观众和电子音乐人的初步教育与培养。根据纪录片《Break the Wall》,北京、上海、成都以及重庆,是目前国内电子音乐发展较好的城市。但俱乐部更像小圈子精英文化,对参与者的专业程度要求较高,限制了在大众层面的影响力,这种局面直到2015年前后才开始改变。


电音节是重要推手,从2009年国内出现首个大型电音节开始,2016年全年中国举办了32场电音节,重金邀请百大DJ的做法,为电音节吸引了很高关注。另一面,通过网易云音乐等平台,更多人听到电音。徐梦圆正是在2015年底,因为喜欢Tobu等人的电音作品,才决心制作电子音乐的。


在徐梦圆看来,现在年轻人都有个性和表达欲望,“电子音乐是很容易让人释放情绪的,所谓的电子音乐多嗨,其实就是把兴奋的情绪放大到最大。”因为国内渠道有限,徐梦圆只能选择看国外教程。


在ADE论坛上,来自澳门的电子音乐人伯涛同样因为缺乏渠道,不得不跑到英国pointblank学校学习电子音乐制作,为期一年的课程学费在15万人民币左右,而且和自己扒视频一样,语言都是要最先面对的难题。


2016年4月,徐梦圆推出“China”系列电音作品,中国传统乐器与电音的结合,为他赢得了广泛认可和近百万的粉丝。这与徐梦圆本人对古风的喜好有关系。在学习电音前,徐梦圆就发表过古风歌曲。


今年四月徐梦圆签约麦爱文化。曾经担任乐队主唱以及谢天笑经纪人的经历,让宋洋在理解艺人需求的同时,在艺人规划上也更有经验。宋洋谈到,百万级别粉丝,使徐梦圆具备了与国际艺人合作的资历,未来麦爱会推动徐梦圆与海外音乐人的合作。徐梦圆担任英雄联盟总决赛DJ的经历,也让他有了二次元和电竞的标签。


受跨界的市场需求影响,麦爱会积极推动徐梦圆进行跨界活动。在徐梦圆之外,麦爱还签约了一批国内老牌DJ。在电音行业,制作人的创作能力以及DJ对现场把控、以及调动气氛的能力,都非常重要。在这些老牌DJ的艺人身份之外,他们在行业项目执行上的经验,也是麦爱看重的。麦爱希望在明年签够20组艺人。

没有跟上时髦的点,语言就对不上


Echobay俱乐部主理人李想与DJ Yang Bing


在《中国有嘻哈》带火嘻哈后,很多人开始设想通过综艺来带电音。但在很多电子音乐人看来,嘻哈与电音还是不同。嘻哈仍属于传统音乐的范畴,嘻哈音乐仍需要有人在台上演唱,有人在就容易制造明星。电音的魅力,很多时候不在DJ身上,DJ创作出来的环境最重要,这也使得观众难以评判DJ的好坏。


就教育观众来说,徐梦圆找到了自己的方式。古风与电音的结合,让徐梦圆的音乐在唱歌与电音间找到了平衡点。换句话说,徐梦圆用中国的旋律,让一部分中国人接受了电音。麦爱在教育市场上也做了很多尝试,在保持Techno、House以及Drum&Bass的特色外,今年INTRO电音节在秀舞台开放了流行的EDM风格。


此前正因为电音节风格偏小众,INTRO在业界口碑很高,在大众层面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强,引入观众喜欢的EDM风格,也是要降低观众听INTRO的门槛。宋洋谈到,麦爱并不希望把INTRO电音节做的特别有知识性,“我们不想做的必须很懂电音的人,才能看我们的音乐节,我们希望INTRO更娱乐化、更生活方式化。”


在幻境HYPER品牌上,麦爱明年也会尝试更多EDM风格的演出。今年电迷音乐节上,麦爱尝试了核聚变G与DJ Joy Ginger、New Cake与DJ ZEN°以及兄弟帮与DJ石磊等多组摇滚乐队加电音的Remix实验。宋洋谈到,在观众最熟悉的乐队演出的形式中融入电子因素,目的同样是为了让更多人更顺畅的接受电音。


今年6月,麦爱尝试了电音与瑜伽的跨界,未来麦爱还会与二次元、电竞进行跨界尝试。宋洋希望通过跨界,让更多人了解电音,“从业者不要不接受小白用户,我们需要让小白用户进来。如果你不懂就不是我的受众,对整个文化发展没有好处。”在演出和跨界之外,综艺和电音明星都是宋洋看好的电音的爆发途径。


除了观众层面的传播,中国电音和电音人本身的积累同样重要。正如前面提到,目前中国在电音教育上几乎算是空白,培训的缺失和语言的障碍,无疑会延缓音乐人的成长速度。另一方面,中国电子音乐始终没有跟上世界电音的最新风向。很多时候中国电子音乐人在欧洲放音乐,别人觉得那是去年的东西。


虽然宋洋等人认为,中国电子音乐人在技术方面并不差。但在风格上没有跟上时髦的点,交流时语言就对不上。这种情况不但会影响到中国电音人在海外的议价能力,对中国电子音乐在世界的位置以及后续发展都有不利影响。麦爱代理海外版权、参加ADE,正是为了通过交流来加快中国电音与世界的接轨。


目前来说,中国电音市场还处于初级阶段。但资本、国内外音乐节玩家以及年轻人的喜好,都在推动中国电子音乐走上快车道,未来几年中国电子音乐市场必定会有巨大转变。同时,中国电子音乐在内容输出上也需要做好更充分的准备。所谓的市场爆发不应该只是跟风盲目狂欢,更需要牢固的文化根基。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玛丽苏 | 霍尔果斯 | 批片 | 二次元社区 | 高媛媛 | 博纳影业 | 简单生活节 | 范冰冰 | 联想高媛媛 | 鹿晗 | 无意义节 | 白夜追凶 | 爱奇艺龚宇 | 卓伟 | 国庆档 | 街机拳皇 | 晟道投资 僵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