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2017年全球前十大Fabless出炉:海思和紫光强势入选;常程确认回归联想,任中国区产品总负责人

52RD2019-07-02 03:20:52

2017年全球前十大Fabless出炉:海思和紫光强势入选


注:本文由半导体行业观察翻译自IC Insights



  国外知名调研机构IC Insights近日发布了2017年全球前十大Fabless排名。国内有两家厂商跑进了前十名,那就分别是海思和紫光集团(包括了展讯和RDA),这两者分别以47.15亿美元和20.50亿美元的收入分居第七位和低10位,其中海思的同比增长更是达到惊人的21%,仅仅次于去年火热的英伟达和AMD,在Fabless增长中位居全球第三。


  根据IC Insights预测,2017年Fabless的营收预估会超过1000亿美元。



  从表单中我们可以看出,在前十Fabless中,有六家是来自美国,一家来自新加坡,一家来自台湾,两家来自中国大陆。考虑到博通会将总部迁移到美国,那就意味着十家Fabless中,美国已经占了七家,这种比例是非常惊人的。


  表单也显示,日本无一家Fabless入榜。在半导体行业观察看来,这一方面与日本基本都是IDM有关,另一方面也表示,在台积电代工厂推动下的制造和分工潮中,日本似乎没有一家Fabless起来,从全球产业趋势来看,这似乎是一种不太好的现象。


  在全年的统计中,高通依然稳居全球Fabless首位。记得在之前早些时候的统计,博通曾经一度营收超过了高通,成为Fabless的龙头,但全年看来,依然压不过无晶圆厂巨头的表现,但是很明显差距正在逐步缩小。值得一提的是排名第四的联发科,这是排名前十的厂商中,唯二负增长的企业,营收同比下滑了11%。但考虑到Marvell去年年底策划了一次大型收购,因此从营收上看,也是这家移动SoC巨头是唯一的下滑厂商。对他们来说来年面对中国供应商和高通的围剿下,形势可能会更加严峻。


  Marvell在新CEO上任之后,在精简业务部门,聚焦方向,收购出售两手并进,让他们又看到了更光明的未来。


  英伟达和AMD在依赖于人工智能的火热,在过去一年里业绩喜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ADM。其推出了一系列的新品,让他们在和Intel的竞争中,重获了不少优势。


  Fabless和IDM玄妙的关系


  IC Insights表示,和Fabless 芯片供应商与晶圆厂的关系休戚相关不一样,Fabless IC的营收增长和IDM的关系是此消彼长的。在2010年,IDM的IC销售成长了35%,但是Fabless当年的成长只有29%。由于很少Fabless涉足存储产业,因此在2010年的DARM和NAND Flash热潮中,Fabless受益不多。但从2011年开始,Fabless的成长速度再次超越了Fab。这种情况一致维持到2014年。



  到了2015年,IDM的成长第二次超过了Fabless当年的IDM的营收成长了-1%,而Fabless的成长为-3%。造成当年Fabless营收负增长的一个原因是高通当年的营收下滑了17%,这主要是由于三星在其手机产品中使用了大部分自研的猎户座处理器引起的。从这可以看出,高通和三星是一对很难平衡合作的伙伴关系。因为三星又想要高通的芯片代工订单,又想要在手机中用自己的处理器。在当中的权衡,对三星来说是一个很难的决定。尽管高通在2016年的营收同样下滑,但是Fabless在当年的营收则增长了5%,但是IDM只增长了3%。


  到了2017年,情况和2010年类似,市场再次翻转。这一年的存储高涨,让IDM的成长率超过了Fabless。


常程确认回归联想,任中国区产品总负责人


  据渠道人士透露,前神奇工场联合创始人、ZUK手机CEO常程已经于2017年的12月28日回归联想移动中国区,内部为他举行了小型的欢迎会。他将从联想移动Global回归,出任MBG中国业务产品组织负责人,全面负责联想移动在中国市场的产品定义及研发工作。具体包括:摩托罗拉及联想手机的产品规划、产品的软件开发以及软件生态系统等。


  该人士在谈及常程回归联想移动时表示,“常程将全权负责联想智能终端业务。”


  记者就此事向联想方面求证,得到的回复是“常程一直没有离开联想,只是之前在负责别的工作。”而常程则表示他将总负责中国区手机产品方面的工作,乔健依然是联想移动的总管。


  常程此前是ZUK CEO,其产品在粉丝中获得了比较好的口碑。时至今日,虽然ZUK已经退出江湖,但是UI团队一直保留,继续为用户推送更新。常程回归联想移动,既是联想在品牌年轻化的尝试,也是联想提振联想移动中国区业务又一次尝试。


  自联想在2014年1月30日收购摩托罗拉以来,联想移动高层屡经变动。


  2017年12月1日,联想集团再次进行了一次内部高层调整。联想MBG中国业务常务副总裁马道杰从联想离职,而原来服务于联想手机的彭贝力再次回归联想担任联想手机业务中国业务销售副总裁。


  在常程回归联想MBG之后,负责联想MBG中国业务产品的姜震地位也很尴尬。这或许将引发新一轮的人事变动。


  持续动荡之下联想手机业务还有机会吗?


  刘军离开联想之后,在谈到联想手机曾表示,联想在国内出的问题主要是因为在品牌上联想做成了一个二流三流的企业。“以前,联想手机一直是运营商渠道的第一名,这是正确的,也是好事。中国三大市场——运营商、开放市场、电商市场,运营商做到第一不是坏事。联想在开放市场没有做好,这是联想目前最大的问题。但我不觉得联想手机未来没有机会。比如Moto Z,带哈苏模块的手机。我觉得至关重要的是——如果要突破,还是要在产品创新、营销和品牌上下功夫。”


  另外,摩托罗拉设计团队和研发团队依然扎根于美国,产品外观等经常不符合中国用户胃口,比起OV、小米、华为等厂商来说,摩托罗拉对于产品的毫不妥协,让它一直就像一个水土不服的外来者。


  在联想集团最新的2017/18财年截至2017年9月30日的第二季度业绩报告中,联想智能手机的全球销量仅为1530万部,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随着常程回归手机业务,联想或将迎来新一轮的调整,联想手机品牌可能会重出江湖。“联想手机品牌可能会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中。”一位联想内部人士向凤凰网科技表示,但可以确定的是,即使常程归来,ZUK也不会再回归。


  除了计划复活联想手机品牌,在刘军重返联想之后,他一直积极主导重启联想的消费季促销活动。并且与京东达成3年800亿销售额的合作,其中手机承担150亿。联想还积极开拓线下渠道,iPhone X发布之后,刘军曾发微博感慨“苹果是产品先锋,也是零售专家”,同时还贴出了一张联想线下店的照片。



  在2017年12月刚结束的联想创新峰会哈尔滨站的活动上,刘军提出“联想要重返中国市场。”然而对于联想手机业务来说,除了自身的问题之外,竞争对手恐怕也难以给联想更多机会,华为牢牢占据出货量第一的位置。小米的复苏,加上OPPO和vivo的强势,这四家厂商基本覆盖了1500元-5000元的市场,留给联想手机业务的时间和机会真的不多了。


  如果联想自己不折腾,加上能推出一款爆款产品,或许还有那么一丝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