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音乐到底需不需要“懂”

爱乐评2020-06-25 09:15:25

喜欢音乐的你一定会,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爱乐评的!

汪申申:武汉音乐学院教授

       长江大学艺术学院的薛睿韬老师写了一本《现代视野下的西方音乐经典作品》,让我写几个字。他当年攻读硕士学位时,我曾是他的导师,见证了他从一个行外的音乐爱好者变成了一位音乐理论专业人士的过程。其间的苦辣酸辛,除了他自己,外人是很难体会的。现在他的这本著作问世,确实可喜可贺。为他这书写一篇序,我觉得也是义不容辞。

      美国著名作曲家艾伦·科普兰在他的一本小册子《怎样欣赏音乐》(What to listen for in music, 叶琼芳中译本,人民音乐出版社)中开篇就提道,人们经常过分夸大理解音乐的困难,以致音乐家常常听到“我很喜欢音乐,可就是对音乐一窍不通”这样的话。科普兰抱怨说:“我的剧作家和小说家朋友却很少听到有谁说:‘我对戏剧或小说一窍不通’。”

      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我以为,就是因为许多人总是把欣赏戏剧或文学(以及美术、电影等)艺术的方式直接照搬到音乐欣赏中来,试图在音乐中听出故事或画面;一旦听不出来,就觉得没听“懂”。然而,“懂”其实并不是欣赏音乐必不可少的前提。我们喜欢吃一道菜,并不一定要懂得它的化学成分、营养价值,更不必先要懂得这道菜的操作流程再来品尝。你喜欢音乐吗?沉浸其中,欣赏就是了,正如我的一位朋友,中央音乐学院的周海宏教授前些年发表过的一篇著名文章的标题所说:《音乐何须“懂”》?

        然而,如果从另一面来看问题,又不尽然如此。我们常常把喜欢音乐、热衷于欣赏音乐的人称为“乐迷”,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另一个词:“球迷”。作为一个球迷,往往对看球着迷,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在球场上,在电视机旁,他们往往旁若无人、狂热痴迷。我们如果问一句:他们懂球吗?那回答当然是:懂!不仅懂,有时甚至是如数家珍,比许多专业体育工作者都门儿清!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一位对足球一窍不通的人(比如说,一位球迷的女友)来到球场,她当然也会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甚至跟着呐喊助威,但她所获得的享受能跟球迷相比吗?她连什么叫“越位”都不懂,更不懂什么“四一二三”“四三三”的阵容,她能看出什么来呢?如果不是爱情的力量促使她来到球场,她还会像球迷一样一次次地来看球吗?显然不会。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如果你不想永远停留在看热闹的外行层面,那是不是应给去了解学习一些关于足球的基本知识呢?哪怕不是为了也成为球迷,而只是为了和球迷男友在一起时多些谈资呢?

     同样的道理,欣赏音乐当然不是“必须”先要“懂”音乐才能欣赏,但如果对音乐略“懂”一二,甚至多懂得一些,那么欣赏起来的趣味性是不是更能够加强呢?尤其是,西方的古典音乐作品,尽管我们知道她是人类艺术宝库中的不可多得的瑰宝,但由于历史的、民族欣赏趣味上的差异,对于中国的音乐爱好者来说,还真是得多一些了解才可能将欣赏真正进行下去。否则,仅仅是沉浸其中进行欣赏,你可能能够获得听觉感观方面的某些享受,但往往也就到此为止了。

       人类为什么要有音乐?我们的老祖宗在吃饱喝足之后为什么还要创造出音乐这样一种既不能吃又不能穿、对满足人类的物质需求基本无用的东西来呢?当然是为了满足精神方面的需要,这也是人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一个重要方面。音乐是人类为着满足听觉感官审美的需要和表达内心世界的需要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一位作曲家,他为什么要创作一部音乐作品?难道不是为了某种目的吗?这目的可能是为了使人的耳朵进而使人的灵魂获得某种审美享受,也可能是为了表达他心中一些他认为非表达不可的东西(比如某种思想,某种感情,甚至某种趣味),还可能是他认为把一系列的声音或音响按照某种方式排列一下会非常有趣。但不管是什么目的,音乐总归是要表现点儿什么的,而音乐欣赏者如果想要了解作曲家所要表现的内容,仅凭聆听有时可能完全不得要领。所以,对音乐作品多一些了解,多“懂”得一些“门道”,应该是一位普通的音乐欣赏者要成为一位“乐迷”所必不可少的途径。

     薛睿韬老师的这本书就是帮大家做这件事的。

 2016年1月于武汉

转载请注明出处!

爱乐评

一起分享音乐的点滴

微信公众号 :LLM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