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自称“懂”音乐的人 投稿了一篇乐评

潮人谈2019-03-20 13:58:06

中国十大乐团票选中

点我进入投票






看歌剧《大汉苏武》有感  


昨天朋友赠歌剧票一张,应约赴天桥剧场。看节目单,得悉此剧由陕西省歌舞剧院创作、演出。印刷用纸不错,但没有写明每一幕的详细介绍,很遗憾。看到此剧获奖一堆,其中包括第十五届国家“文华大奖”。心中不以为然,毕竟年年有。


走进熟悉的天桥剧场,座位6排12号,哇塞,首长席,最佳。


钟响,灯暗。本剧作曲家郝维亚,亲自指挥乐队、歌唱演员讲解歌剧的音乐和唱段,音乐有点意思,好感出现,作曲家还是蛮拼的,哈哈。


演出正式开始,音乐响起,舞台出现两个武士,装束奇特,操一口听不懂的话语,声音撕裂,刺耳。看字幕提示,方知此乃正宗秦腔,不禁想起,日本的歌舞伎一定来源于此。一通的跳跃、翻腾、喊叫之后出现汉宫场景,满台武士,气势壮观。雄伟的合唱出现,乐池中的大鼓,定音鼓等打击乐齐响雷鸣,土耳其大军鼓的鼓皮可能是太松了,声音散,啪啪啦啦,不抱团,声音游离于乐队之外,没有起到大鼓超低音频率的包裹、衬托整个乐队的作用。包括定音鼓,乐器是不是应该买新的了?还是鼓槌的软硬没有选择好?

 

中国作曲家和指挥以及演奏家们总是有一个感念,认为打击乐器只是敲击,没有把打击乐器像木管,铜管和弦乐一样看待,看来这是观念问题。


还有,国外顶级乐团对钗的要求极高,不同尺寸,不同薄厚的“对儿钗”,会根据不同曲目的要求,用不同的手法敲击,使之完全融入到音乐之中。想起去年在国家大剧院听《王羽佳邂逅马丁.格鲁宾格》音乐会,看到国外打击乐演奏家对鼓槌的细腻选择使用,听到打击乐器与钢琴的融合,那真是享受。


此时,乐队与合唱已经很难听清,完全没有把作曲家用合唱与乐队的整体配器的意图体现出来。从整体音响效果来看,天桥剧场的乐池,在中国的各个剧场里都属较大。纵深和宽度非常适合60-70人乐队的排列,演奏家们不会像沙丁鱼挤在罐头里一样,演奏环境很是舒适。乐队在乐池所表现的音响效果极佳,但巨大的敞开式乐池在演出歌剧时会形成一堵音幕(舞剧反而合适),阻隔了演唱者的声音进入听众的耳朵,歌剧演员在没有麦克风的情况下,要想穿破音幕让观众听到,需要乐队的配合以达到平衡。为此,执行导演对整体音响效果的把握度需有待提高。


当苏武、汉武帝、李凌出现,唱段优美,为之一震。三人唱功水平很高,尤其是扮演苏武的男高音薛浩垠(B角)声音漂亮,音准极佳。连B角都有如此水平,可见陕西省声乐整体实力不一般。


假如能够再看一场米东风(A角)的表演就更好了,想罢遗憾。他可是大名鼎鼎的大号男高音歌唱家,其穿透力和戏剧感染力非常适合演唱歌剧。想起有一年听过他演唱的歌剧《司马迁》,给我留下及其深刻的印象。兴奋之余,回家上网翻找他的《大汉苏武》演出视频。米东风(A角)与我同岁,宝刀未老,演唱声音还是那样的浑厚、宽大,明亮。在众多男高音中可是难得一见的好嗓子,在剧中他的戏剧表演是那样地全身心地投入,感人至深,真乃陕西音乐界之幸。同时,上半场乐队音准不错。


下半场开始,乐队出现失误,双簧管音准偏低,紧跟着单簧管,长笛依次出现音不准的情况,让人眉头一紧。根据多年经验,歌剧、舞剧演出时,中间会有休息,一般10—15分钟。此时演奏家们去后台喝水,抽烟,休息,很多演奏家把乐器放到椅子上就走了。殊不知,现在的季节天气还较冷,剧场已没暖气,温度会使乐器迅速变凉,当演奏家回到乐池,下一幕开场前的“校音”又敷衍了事,乐队的音准自然就会一塌糊涂。有经验的木管演奏家会解开上衣的扣子,把乐器包裹在怀里去后台休息。下半场开场前“校音”还会非常认真,这样才能保持音准的良好性,好在演奏10分钟后乐器吹热了,乐队恢复良好的音准状态。


开场后,奶奶的演唱音准不敢恭维,她差点把“索仁娜”的音准都“带跑”了,是不是身体出现什么状况?也是呀,哈哈,舞台上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观剧本创作:题材独特、故事简练、结构合理、歌词略欠。体现----人性、杀戮、和平、爱情与忠诚,不失为一部好题材,好作品。因为,评价任何艺术作品的高低,是发现其隐藏在背后的价值观,任何公开的宣扬只会适得其反。此剧,不露声色表现中华民族爱好和平的愿望,与兄弟民族和睦的真情以及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妙也,妙哉,这体现出剧本创作的真谛。这是剧本创作的一大突破,大赞大赞


观乐队演奏:水平超出想象,可见训练有素。赞弦乐,音色比较抱团。赞单簧管,音色好,体现了西安单簧管教育一直处于高水平状态。赞圆号女首席,大段的高音独奏(solo)把握度佳,声音好。


观舞美制作:简洁、写意、多媒体运用恰到好处、便于运输、降低制作成本、合乎现代设计潮流。但在任何领域跟随潮流的人多,就会变成庸庸碌碌,如果在潮流中逆流而上,搞成超级写实,很可能,反而脱颖而出,震撼无比。


观舞台换景:下半场,有一次幕间转换,面光大开,堂而皇之地让观众看到地布被抽走,舞美工作人员不该呀。哈哈,能不能关掉面光灯,换景可按常规做法,利用舞台两侧的流动灯或地排灯给工作人员照明?当然了,也可能是灯光设计的缘故,但还是感觉不妥。


观舞蹈编排:几乎所有歌剧中都有舞蹈表现的机会,但有的剧目,舞蹈加入的很突兀,甚至与剧情不搭界。而《大汉苏武》的舞蹈编导,顺势而为,舞蹈加入的很自然、不做作,不留痕迹,赞一个


观听作曲家:音乐水平国内一流,和声丰富,转换多变,打破以往中国作曲家对中国题材、剧本、歌词的理解。音乐中使用竹笛,尤其是加入埙,使得民族音乐得以彰显。


旋律部分经常大胆使用各种半音,用下行半音的手法把人物心理刻画的丝丝入扣,带有强烈悲剧色彩的音乐贯彻到底。


上半场,结束时的四重唱,织体丰富,和声巧妙,甚是好听。


下半场,无伴奏合唱艺术感十足,演唱第二遍时乐队的加入契合完美。


女生合唱甜美,作曲家的意图是用甜美的旋律与整部歌剧音乐进行反差,甜美中带有一丝哀愁,将会带有双重含义。和声变化点缀达到了自然的甜美,自然的甜美就像柑橘,甜中带酸,带苦。“索仁娜”的幸福既有甜又有苦,她与苏武的爱情伟大加悲壮。一个旋律转了几次调,这是现代作曲手法,很多世界著名的音乐剧就常用。像2008年奥运会主题歌的作曲家陈其钢,在《我和你》这首歌中也是用此手法,一个旋律转四次调,应大大称赞


李凌自杀时与苏武的二重唱音乐,戏剧冲突跌宕起伏,悲壮,好听,使人心碎,那一句:“什么是忠诚”更耐人寻味。


全剧结束前,两个秦腔武士再次登场,预示着故事即将讲完,此时此刻,前后呼应的手法让人突然感觉到听不懂的秦腔是那么美、那么艺术、那么汉子、那么威武。


剧终,苏武回到长安,只唱了一句:“母亲,儿子我回来了”,当即让我眼泪夺眶而出。然而,这却是苏武最后一句演唱。这种断崖式的突然结束,是艺术的悬念之笔。让观众感觉不过瘾,让人流连忘返,让人期待着苏武更美好的结局。这是高明的艺术手法,为编创人员再次赞一个


当一束顶光打在苏武白衣银发上,表现了苏武光明磊落的纯洁之心,周围的红光暗示着苏武血管里流淌的大汉血液。全体大合唱,一句:“汉家赤子风骨千秋,共日月同辉”把全剧推向高潮。全剧结束时,音乐加入了场外铜管乐队,音响效果辉煌灿烂,音乐中充满了耀眼光芒,让人牢记,苏武品格万世颂扬。


最后,为作曲家郝维亚赞一个,为全体创编人员赞一个。歌剧《大汉苏武》属上乘之作,具有一定国际水准,得“文华大奖”名副其实。


为陕西省歌舞剧院叫好,为中国原创歌剧叫好。走出去吧,走出国门,一带一路,一路高歌。


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单簧管刘建民

2017.03.28




维也纳国立歌剧院

珍藏版明信片





欢迎加入潮人谈微信群,这里提供愉快、宽松、自由、智慧的交友环境,除讨论古典乐八卦外,更有靓妹帅哥进出。请加客服微信号 chewingtang 申请。


No. 9 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