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如何懂音乐?--走进音乐的世界(二)

艺享会2019-03-28 16:45:22

如此一致的理解又说明什么?


难道音乐不还是可以听懂的吗?


其实“要听懂”和“何需懂”是两种音乐美学思想间进行了多年的争论,难道音乐不可懂吗?


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就进入今天的第二个话题:


“如何懂音乐?”


大家了解一点儿联觉的理论就差不多了。


什么是联觉呢?我这里有两块糖,一块是巧克力、一块是薄荷糖,有两个声音,一个是低音、一个是高音。你说哪一个像巧克力,哪一个像薄荷糖?——低音像巧克力,高音像薄荷糖。一种味觉的感受跟一种听觉的感受发生了联系,这就是联觉现象。


再来,一个重一个轻,高音、低音哪个重、哪个轻?低音重、高音轻。闷热和凉爽哪个是高音?亮色和暗色哪个是高音?羊绒和真丝哪个是高音呢?大家看这么多种感觉,味觉、重力、温度、视觉、触觉都和听觉的高、低发生的联系,这就是联觉现象。



大家觉得听不懂音乐,缺少音乐细胞是不是?好,我今天要让大家上一个台阶,让大家对自己的音乐细胞有一点信心,我想请大家当一把音乐制作人,我这里有一个空调机要做一个广告音乐,你选哪一段。


(现场播放两段音乐,一段低沉、一段轻快)
周海宏:用哪段?
(观众:第二段)

谁说我们不懂音乐,我们非但懂音乐,而且还可以当制作人。高音给人的感觉凉快!


反正什么《社会经纬》、《法制进行时》就用第一段音乐,因为它给人感觉深沉。


大家想想,“深”是空间的高度,“沉”是物体的重量,我们拿这两个字形容听觉的声音,这本身就是联觉现象。由一种感觉引起其他感觉的心理现象叫“联觉”,联觉跟视、听、味、触、嗅一样,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的感觉反应,人人都有,只是大家平常不注意而已。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的存在,使得声音这一门声音的艺术能够表现形象、场景、情绪、情感、思想、哲理等等听觉之外的东西,核心道理就在与此。

刚才大家当了一把音乐制作人,觉得自己音乐细胞还不错,我现在想让大家再上一个台阶,巩固一下对自己音乐细胞的自信心。


我想让大家当一把作曲家,看看你的音乐细胞够不够格。


我想请大家创作一首哀乐,你来创作哀乐,是高音还是低音呢?(观众:低音)快速还是慢速呢?(观众:慢速)上升还是下降的旋律呢?(观众:下降的)你太有才了!(观众笑)


  (现场播放肖邦的《葬礼进行曲》)

慢速、低音、下降的旋律。你们和伟大的作曲家肖邦的音乐细胞长得是一样的。


外国音乐这样给人以悲伤感,中国音乐要是这样也给人悲伤感。我有个同学现在是沈阳音乐学院钢琴系的主任,他说,有一天我哄小女儿睡觉,她才八个月还不会说话呢,我给她唱中国民歌《小白菜》。

(周教授现场清唱《小白菜》:小白菜呀、地里黄啊,两三岁上没了娘)

结果小孩给唱哭了,还不会说话呢,音乐就听懂了。

音乐在联觉的同时能跟情绪发生对应关系,所以中国有一句话叫做“惟乐不可以为伪”,惟有音乐这件事不可能造假,你的真情实感透过旋律、音调都可以表现出来。

现在好多流行歌给我的感觉是虚情假意、无病呻吟,现在的流行歌都是爱情歌曲,其他都不唱,流行歌的题材范围非常窄基本上都是爱情,本来爱情酸甜苦辣都有啊,流行歌里面的爱情都是悲伤的,伤心、离别、痛苦、等待、找不见、不见不散,词写的都是撕心裂肺的,但旋律…(周教授清唱“伤心总是难免的”),听了一点而都不伤心。(观众笑)还有一首歌怎么唱的?“想哭的我,可怎么哭也哭不出来…”(周教授清唱)…一点儿都不想苦,日子过得太好了。(观众笑)


我们用音乐表达一下汹涌的大海、起伏的群山。


(现场播放拉赫马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主题)


首先声音很强给人感觉很有气势;其次很低给人感觉很深沉;第三你听旋律“拉西拉西拉嗦发唆咪”波浪型起伏。

现在我想让大家写一首乐曲表现“黎明”,先描写黎明前的黑暗,你来表现的话准备用高音还是低音?(观众:低音)长音还是短音?(观众:长音)。现在描写天越来越亮了,怎么办?——越来越高,越来越短。

(现场播放穆索尔斯基《莫斯科河上的黎明》)

你们和伟大的作曲家穆索尔斯基的音乐细胞长得也是一样的。

现在听听哪个是野蜂,哪个是蝴蝶?不是小蜜蜂,是那种大马蜂子。
(现场播放两段音乐)
大家没有听错吧?

接下来听听哪个是英雄、哪个是恶霸?
(现场播放《红色娘子军》洪常青的主题与南霸天的主题。)

在座的各位,现在我旋律的调调一点都不变,把它改成洪常青就义前的曲子,把它降低、拉长。
(现场播放《红色娘子军》洪常青悲壮就义前的曲子)


作曲家也没什么了不起啊。也就是降低、拉长这两项


其实音乐就是凭联觉表现各种东西的,作曲家也就是凭这种感觉选择和组织声音表现他所要表现的东西,而我们听众也是在同样一套心理反应的机制下,在作曲家影响当中感受到他的表现意图。


核心道理就在于此!

下来两派观点各打五十大板,首先是没有必要用文学化和美术化的方式来理解音乐,“音乐何须懂”。同时我们要指出的是,你认为音乐什么也表现不了,音乐欣赏就是纯粹的听觉感受也是错误的。

那大家有产生疑问了,那我什么时候“听得懂”什么时候“听不懂”?


怎么以前我啥都听不懂,今天周老师往这里一坐,全听懂了,这音乐细胞不能长这么老快吧。

我们继续分析。


首先从作品角度看,音乐作品能否引起人们很明确的内容理解,取决于持续而稳定的联觉对应关系。


你作曲家选择的声音和声音所表现的东西在联觉上要一直都对应得非常好,如果对应得非常好,像刚才的作品,人人都可以听得出来,如果对应得不好,就不能怪我们听众听不懂,是作曲家写得不像。首先还是作曲家的责任。

下面这个曲子我们就听一句。
(现场播放音乐)

“当当当滴…”持续地慢速、低音、下降,什么情绪啊?悲伤。巴赫的《约翰受难乐》。还有一种是这样的。
(现场播放音乐)

“搭噔”上去了,“嗒”又下来了,“噔”又上去了,“滴”又下来了。一上一下,一快一慢,没有持续稳定的状况,这样的音乐很难让人产生表现了什么感觉。

刚才的作品为什么大家感觉那么明确?因为我选的全是(联觉)最像的作品,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音乐的音响在不断变化,所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听音乐的时候是很难产生明确地表现了什么的感觉的。

当然了,我们听众也并非一点责任都没有。


敏感的联觉、丰富的联想是理解音乐的前提条件,大家不用担心自己的联觉能力,因为这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反应。特别小孩联觉特别敏感,刚会说话走路,音乐一奏响人就跟着音乐跳了,情绪、节奏一点问题都没有,很多家长还以为自己生出一天才来了呢。

其实人对音乐的反应是相当本能的,但是随着我们的成长,这种感觉慢慢慢慢越来越被我们所忽略,所以关键是体验联觉的习惯,这可能需要努力了。


理解音乐靠联觉,联觉人人有,就看你是否关注它,每个人的音乐感受力都很强,因为这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的反应。



接下来我们欣赏一段比较复杂的作品,是西贝柳斯的作品《交响诗—芬兰颂》。

西贝柳斯在创作这首作品时芬兰还在沙皇俄国的统治下,当时民族要解放,国家要独立,闹得很凶,在这样大的背景下西贝柳斯写下了这部作品。

作品写完了也上演了,但刚演了一个月就被禁演了,因为沙皇俄国统治当局的文化检察官听出来了,你这个作品是想造反的,是想把我推翻的。

一个纯粹的器乐作品,也没有词,怎么能够使人产生这么鲜明的政治思想感受。现在我要请在座的各位当一回沙皇俄国当局的文化检察官,看你的音乐细胞够不够格。


可能很多人在下边嘀咕了,前面的作品之所以能听出来,是因为你周老师想鼓励我们给我们提示,让我们在那么小的提示范围内去选,当然能选出来了,都把我们当小孩啊?我那音乐细胞,用东北话说就是,都是你搁这儿忽悠出来的。


现在我不给大家任何提示,作品的第一个主题,你告诉我,听了以后是什么感觉。


(现场播放《交响诗—芬兰颂》
  

是什么?
(观众:压迫)

有人用的词跟我一模一样,“压迫”。
(现场继续播放《交响诗—芬兰颂》

第二个主题。
是什么感觉?
(观众:苦难)

第三个主题?
(观众:反抗、觉醒)

第四个主题?
(观众:战斗)
没错。

第五个主题?
(观众:斗争)
对,镇压和斗争。


明白了吧,你们的音乐细胞足够当沙皇俄国的文化审查官,不是我忽悠出来的。

(现场继续播放《交响诗—芬兰颂》)
最后音乐变成了这样(主题6:斗争/前进),
然后变成这样(主题7:反扑/战斗),
然后是这样,这个旋律被选为芬兰国歌。
然后是这样(主题8斗争/胜利向前),
最后(主题10:胜利)。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作品的每一个主题,在某种特定情境下和人的情绪反应都有非常准确的联觉关系,这样下来形成了非常通顺和完整的逻辑。你把音乐表现到这么直白的份上,你就不能怪人家把你禁演了,你这就叫“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但是,现在我想告诉大家一个令你们失望的消息,这些解释都是我瞎猜的。(观众笑)

人家西贝柳斯没有这样解释过,都是凭我自己的感觉。大家可能会有疑问了,你猜得对吗?这样猜的话,谁不会啊?你该不会是理解错了吧?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艺享会”微信号:1930386286

咨询热线:400-188-7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