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听音乐会,怎么做才能看起来很懂的样子?

莫华伦歌剧爱好者2020-11-20 11:37:22



音乐是情绪的艺术。

在音乐的欣赏当中体验心里微妙不可名状,

难以言传的感受,这是音乐欣赏当中最重要的方式。



听音乐,不需要“懂”


大家知道“高山流水”的故事在中国流传千年,可谓是妇孺皆知。但是在音乐里面来讲,它不是一个普通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后面蕴含着一个审美观念;这个观念告诉我们,在音乐当中包含着各种各样的内容,如果你要是听不出来,说不出来,就说明你不懂音乐、缺少音乐细胞、没有音乐修养。


为什么音乐就这么难懂呢?


两千年前俞伯牙找不到知音,两千多年后还有很多人觉得音乐这玩意儿高深难懂,觉得不知道该怎么欣赏。


实际上,搞音乐的人也听不懂音乐。有一个问卷调查——“搞音乐专业的人能听懂音乐表现了什么吗?”;普通院校学习的同意率很高,音乐院校学生的同意率很低。



在“高山流水”这个流传千年的故事后面所蕴含的审美观念给我们每个人都造成了压力。


什么压力呢?我概括为视觉性、语义性内容,视觉性就是形象、场景,语义性比如说是思想、哲理。


但是音乐艺术、声音材料的基本属性在客观上决定了音乐不能直接传达那方面的内容,主观上想听懂,客观上实际上表现不了。


我们在听音乐的时候没有必要非要听出形象、哲理等等东西,用我的话说“我们没有必要用文学化和美术化的内容解说音乐”。


其实,音乐就是听觉的艺术。你长了这么多感觉器官,就用每一种感觉器官,去感受它美的感官愉悦、感官享受的需要。



对应的人们创造了各个艺术门类,音乐就好比是耳朵的“美餐”。


大家想想,美食的欣赏方式是什么?


一盘东坡饺子端出来了,你马上会想这里面有什么思想内涵我怎么没吃出来吗?不用想那么多。


享受味觉的美就是美食的欣赏方式,体验纯粹听觉的美就是音乐的欣赏方式。


所以为什么听音乐会不能说话、不能打手机、不能乱走动、照相、不能让小孩在里面又哭又闹?


音乐是耳朵的美餐,音乐是一个作曲家精心选择、精心组配,演奏家精心调制呈上来的。你弄出声音来,就像盘子里面的苍蝇一样。如果你的孩子哭闹,一定要赶快带出去,别让他干扰别人。这是规矩。



欣赏音乐的正确姿势



人们在听音乐会的时候最最吃不准的规矩是什么?不知道该什么时候鼓掌。


很多人不清楚有些“乐间不能鼓掌”的规定,“啪”地一下鼓掌了。


怎么鼓掌呢?


1

看节目单



所谓分乐章的曲子都是套曲。


比如,交响乐,四个乐章一套;协奏曲三个乐章一套;奏鸣曲三个乐章一套。


大凡这种曲子,大标题底下往往有小标题。你数,一个完了,两个完了,三个完了,四个完了,基本上可以鼓了。


有时候五个,你吃不准时看第二条。



2

看眼神、看动作



大指挥家不想让你鼓掌时,他是屏住呼吸慢慢地放下来,如果想让你鼓掌他就马上放松,大家一看就能明白的。


基本上就比较可靠了,还吃不准就加上第三条,万无一失。



3

跟着人家鼓掌



乐章间不许鼓掌的规矩特别不合理。因为乐章完了以后,咱不鼓掌憋得难受。道理就是,乐章间的乐思是连贯的,你的掌声打断了乐思的连贯性。


其实不完全是这么回事,主要是习俗和传统。音乐厅还是有一个规矩,是第三个,正好相反。


歌剧、舞剧、独舞、双人舞单练一大段,干干净净地结束,音乐没有马上跟上来,这时候大家一定要鼓掌。大家铆劲儿鼓,还要跺脚,还要叫好,中国人就叫“好!”外国人叫“Bravo”。


这是习俗,演员等着呢,要是不鼓掌演员难受。


节目单上的节目都演完了以后不要走,要热烈鼓掌让演员加演返场,一直到观众席亮灯,才能走。


我们之所以强调“音乐何需懂”、“音乐理解何需正确”,是因为“要听懂”、“要正确的理解”。


这样的要求给我们听众背上了沉重的负担,老怕听不懂,使我们在音乐的大门之外不敢进入,老想听懂,结果妨碍了本来有可能享受到的纯听觉之美。


“怕理解错误”束缚了我们,想象力无法展开;一听说“理解不对”,又产生了挫折和沮丧感。你想象,你有这么多障碍,还怎么可能去热爱这门艺术。


在音乐欣赏当中活动当中,体验重于理解,体验个人感受重于理解别人的意图。



听不出来、理解得不对,无所谓。

重要是“你觉得音乐好听,你听得舒服,

你在音乐当中有你发自内心的感受”,

这才是音乐审美活动最核心的价值所在。


(来源:“凤凰师说”  混沌研习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