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乐读 音乐何需懂(一)

番茄古典音乐2019-06-15 01:38:54

点击上方 "番茄古典音乐"一键订阅哦~



音乐犹如生活,它往往无穷无尽。

音乐也能够成为力量,在欣喜和悲哀时给我们欢愉与安慰。

音乐是无时不刻的静静聆听,

是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交响。



音乐何需懂(一)


一千多年前一个叫伯牙的人在山中弹琴,心中想着表现高山,一个叫钟子期的打柴人听到后就说:"巍巍乎若太山";伯牙想着表现流水,钟子期马上领悟说"汤汤乎若流水"。后来钟子期故去,就再也没人听得出伯牙弹琴表现的是什么了。伯牙痛失知音,伤心之至,摔了自己的琴从此不再弹琴。这就是"高山流水。知音难觅"的故事。其中的潜台词是:音乐中本来有着明确的表现内容,听不出来是因为听者"听不懂",是因为听者"不通音律"。这个妇孺皆知的故事,在音乐欣赏中给听者造成的压力是:要"听懂音乐",否则将被认为是"不通音律"。而所谓的"懂"一般指的就是要说出音乐表现的是什么。然而不能否认的是,绝大多数人,包括绝大多数专业音乐家,都无法明确说出绝大多数音乐作品表现的是什么。那么伯牙摔琴责任在谁:是音乐自身,还是听众的耳朵?




  音乐美学告诉我们,音乐的基本材料--音响有两个根本的属性:首先它不具有空间造型性,其次它不是类似于语言的声音符号。由前者可以推论,音乐不能描述任何具有造型性的事物;而后者可以推论,音乐不能象文学一样表现明确的概念性、逻辑性的内容。音乐的本质,决定了大多数音乐不能明确地表现出视觉性与概念性的内容,自然大多数听众也就无法"听得憧"音乐,说得出音乐表现的是什么了。从音乐的本质规定性出发,追求让音乐表现形象化的内容、思想性的哲理,是不符合音乐审美规律的,是用文学化和美术化的方式要求音乐艺术的表现。

  但为什么还有许多作曲家力图表现一定的美术性、文学性的内容呢?为什么许多听众能够在音乐欣赏的过程中产生丰富的形象联想与内容领悟呢?



  音乐心理学告诉我们,在人的心理活动中有一种被称为"同构联觉"的现象。这种联觉现象表现为,来自一种感官的刺激可以引起其它感觉器官的感受,比如听觉上的高音可以与视觉的明亮、情绪的兴奋、物体的轻、小、运动的灵敏等等具有联觉上的对应关系;而听觉的低音则与视觉的暗,情绪的抑制,物体的重、大,运动笨拙等具有联觉上的对应关系。声音的强、弱在感觉上可对应于,物体的大、小,运动幅度的大、小,心理冲击的强、弱等。音乐的节奏与速度与自然界各种各样事物的运动节奏与速度,音乐音响的紧张度与人的心理体验的紧张与松弛等等具有对应关系。具体的联觉心理规律难以在较小的篇幅中详述,有一点需要明确强调的是:音乐仅仅能够与那些和它在高、低。强)弱,张、弛,节奏与速度四个方面具有联觉可能性的对象发生体验的对应关系,不具有这四种特性的对象是不能用音乐来表现的。音乐心理学的规律使我们认清了音乐能够表现什么,同时也就使我们认清了音乐不能表现什么。许多音乐的标题及音乐内容解说是违背音乐本质规律决定的内容表现能力的。






  然而遗憾的是,目前充斥着电视、广播、音乐欣赏手册等等音乐普及介绍的内容大多是关于"音乐内容"的美术化、文学化,甚至哲学化、社会学化的解说。我们必须指出的是,其中许多内容的解说,严重地忽略了什么是音乐传达给我们的,什么是我们赋予音乐的。媒体上的内容解说者,以权威的面貌出现在听众的面前,把自己并没有很多根据(甚至是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个人理解当成音乐固有的表现内容介绍给听众,从而严重地误导了人们的音乐审美观念。用文学化、美术化的方式解释音乐,作为音乐普及工作的主要方式,产生了意料不到的副作用:人们要用从音乐中获得视觉性、概念性的内容理解,要用美术化、文学化的方式来把握音乐艺术。在很多情况下,听众在音乐中无法听出解说者指明或暗示的内容。于是广大听众就认为自己不懂音乐,从而更觉得音乐"太高深",难以接受。很多音乐工作者认为:应当先用"形象化"、"通俗易懂"的音乐引导,逐步使人们能够欣赏"严肃"音乐。其实,影响人们感受音乐美的关键原因,是用视觉性、概念性(美术化、文学化)的方式欣赏音乐,而这种方式引导的结果必然导致错误音乐审美观的强化:当听众"听懂了"一首作品时(似乎从音乐中感到了解说者提供的内容时),他(她)表面上接受了一个作品,实际上与更加广阔的音乐艺术世界越来越远,因为这导致了他将进一步用非音乐的审美方式去对待音乐审美。这种音乐解说无疑是对音乐审美观念的一种误导,从而使得很多本来可能成为音乐爱好者的人远离了音乐艺术。许多音乐爱好者常年把自己欣赏乐曲的范围局限在几首自己"听懂"的作品上,而难以接受更多的音乐作品就是例证。



  更为严重的是,在目前的音乐普及工作中有一种提法叫:"要正确地理解音乐的内容"。即,在音乐欣赏中存在着理解的"正确"与"错误"之分。这就意味着,音乐欣赏中的个人体验要经受内容理解的"正确"与"错误"的检验,这种检验一般指的就是必须符合作曲家赋予音乐作品的内容,而欣赏者不能按自己的感受"随便理解"。这种以权威面貌出现的论调,使得许多听众认为,自己的音乐感受与理解是"错误的"。它还使许多音乐爱好者总觉得自己对音乐的热爱是)'浅层次"的。因此在这个群体人的欣赏者中,最经常听到的话是"我很喜欢音乐,但我不懂音乐,…'我这样理解音乐对吗?"。按照"正确理解…'严肃音乐"的要求,每个听众要首先有深厚的音乐知识,要求音乐听众要了解作曲家主平、所处时代的特征、作品创作时的个人背景与时代背景,及关于音乐的诸多理论与概念。但除了音乐研究专门家之外(连专门的音乐工作者也难以真正做到),有哪个听众能够有这么多时间呢?按照这种要求,难道不是绝大多数音乐爱好者都在以"不理解"或者是"错误地理解"音乐的方式下欣赏音乐吗?而错误的怎么能够是有价值的呢?






  审美是感性的体验,而不是科学的认识,如果音乐审美的目的是为了达到正确的认识的话,那么势必因为音乐艺术表达概念与视觉对象的先天不足而扼杀音乐艺术存在的必要性。"飞流宜下三千尺"是假的(实际上应该是100。08尺!),但它是美的。作为一个理性的判断它是一个毫无价值的错误认识;作为一个感性的描述,它具有令人品味无穷的感性力量。获得正确的认识不是艺术的根本功能与职责。用认识的正确与错误来衡量审美的价值。只能扼杀艺术的价值。对于具有最纯粹艺术性的音乐艺术来说,这一点就表现得格外突出。其实同一首作品有不同的理解在音乐欣赏中是非常普遍的,这是由前述音乐的本质特征与表现规律决定的。而用整齐划一的正确与否来理解音乐只能使接受过程中审美的丰富性受到损害。音乐审美的根本方式是听觉的感受与心灵体验,而不是视觉形象的捕捉与思想概念的把握。只有首先放弃用文学化、美术化的方式去捕捉音乐中视觉性、概念性的内容,才能最终走进音乐艺术的大门,才能最终使得更多的人喜欢音乐。






编辑:Vincent 转载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音乐何需懂》

在此致谢!








番茄古典音乐

classicalmusic3

音乐,既可是消遣,亦可是人生


长按二维码即可订阅

---

好音乐赠与友人,点击左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