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十首不为人知的海子情诗:一百年后,相爱刚刚诞生

凤凰网文化2019-05-27 00:34:03

众所周知,在中国当代诗歌史上,英年早逝的海子是一位杰出的、难得的天才诗人。在短短二十五年的人生里,他以自己的青春为笔,以自己的生命为墨,创作发表了《亚洲铜》、《日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四姐妹》、《春天,十个海子》等大量脍炙人口的短诗和《河流》、《传说》、《但是水,水》一系列长诗以及《太阳》等诗剧共计二百余万字的作品,并在逝世后由他的好友西川选编结集成《海子诗全集》。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海子的作品除了收入《海子诗全集》之外,还有一少部分诗歌因种种原因被《海子诗全集》遗漏,成为了海子的“轶诗”。


海子旧照


我与海子的缘分始于1985年。从十四岁开始写诗以来,我已经在诗坛上“摸爬滚打”了五年,先后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诗歌几十首。在酷爱写诗的同时,我更热衷于和天南地北的诗友们写信交流。那时,我和四川沐川的青年诗人、著名的宋氏兄弟中的宋渠通信频繁,交情很深。有一天,我给他去信,请他帮助我介绍几位诗友。结果,他在回信中给我列出了几位青年诗人的名字,其中,赫然在列的就有中国政法大学校刊编辑室的编辑海子的名字。于是,我给当时在中国政法大学编辑校刊的海子写了一封信,想和他交一个朋友,并寄去了几首诗,请他批评指正,看能否适合发表在这份校刊上。当时,海子在诗坛上还没有名气。海子很热情,收到我的信、稿之后很快就给我回了信。海子的信比较简短,在信中,他介绍了自己在《滇池》《草原》《这一代》等刊物发表诗作的简历,并告诉我留用了我的一首诗歌,准备发在校刊上。同时,在信封里还装着两本他赠送给我的打印诗集,一本是长诗集《传说》,一本是短诗集《如一》。


《传说》的封面是浅蓝色的,上面印着《传说——献给中国大地上为史诗而努力的人们》,落款是:海子、1984年冬、北京的字样。这本诗集是打印的,16开本,共计36页。开篇就是一篇类似序言的文章《民间主题:月亮还需要在夜里积累,月亮还需要在东方积累》。该诗集共计收入了海子1984年12月创作的组诗《传说》(老人们、民间歌谣、平常人诞生的故乡、沉思的中国门、复活之一:河水初次带来的孩子、复活之二:黑色的复活)和1984年11月—1984年12月之间创作的组诗《新漫游》(爱情故事、跳跃者、秋天、中国器乐、煤堆、春天的夜晚和早晨、木鱼儿、印度之夜、不要问我那绿色是什么、黑风)。


《传说》


而海子赠送给我的另外一本油印短诗集《如一》,封面是白色的,上面印着《如一》(古人说:隐藏一片树叶的最好地方是森林)、1985年初夏、北京的字样。这本诗集也是打印的,16开本,41页,但是没有《传说》的纸张、印刷、装订的好。在这本诗集里,收入了海子创作的诗歌25首。


《如一》


那是我和海子唯一的一次通信联系。可惜的是,当年他写给我的那一封书信不幸遗失了。而幸运的是,海子赠给我的两本油印诗集《传说》和《如一》被我精心地保留了下来。没想到,其中一本诗集居然成为了我寻找海子“轶诗”的最重要、最关键的物证。


那是一个星期日的上午,我在家写作一本有关海子的书稿的时候,案头上摆放着三本书:一本是《海子诗全集》,另外两本是海子的油印诗集《传说》和《如一》。由于《海子诗全集》已经被我翻阅了不知多少遍,几乎达到了烂熟于心的程度了,对每一首诗的标题几乎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因此,当我随手翻开《如一》,在第三页上我突然发现了一首陌生的题目:《北半球》。大脑里顿时闪现出一个念头:怎么这首《北半球》的诗从来没有看见过呢?莫非是海子的一首“轶诗”?这个念头闪过之后,我急忙打开眼前的那本《海子诗全集》,从头到尾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翻阅了一遍,结果,一个惊人的发现:《北半球》居然真是海子的“轶诗”啊!


这首极短极短的,落款写作时间为1985年3月的海子的“轶诗”《北半球》内容如下:

 

少女

是北半球的门

每扇门后

都有爱情

或多或少的爱情

 

我坐在我的门后

坐在自我身边

摸摸膝盖

爱你,这是我所做的

最大的事情

 

海子在诗中运用比喻或想象常常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按套路出拳、不按常理出牌,给读者以出乎意料的诗艺享受。此诗更是彰显出海子独出心裁、别具一格的诗歌追求。尤其是将少女形容为“北半球”的门,可谓是想象新颖、奇异、特别。然而,仅仅追求意象上的独特性并非海子在这首诗中所注重的,对于处于热恋时期的海子来说,他透过表面的门表达的主题和情感是隐藏在“每扇门后”“或多或少的爱情”。此诗最后两句“爱你 这是我所做的最大的事情”是全诗的主旨,具有画龙点睛、点石成金的意义,更是表达了天下所有恋爱中的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友最真纯、最热切的心声,读后令人怦然心动、拍案叫绝。


当我翻到《如一》第8页的时候,一首题目稀奇古怪的诗作《褪尽羽》(后来与目录页对比之后,我发现此处漏印了一个“毛”字,标题应为《褪尽羽毛》)落入我的“法眼”:咦,这首诗怎么没有听说过?莫非又是海子的一首“轶诗”?急速地看完这首诗之后,我又再次打开《海子诗全集》,重新又查阅了一遍,结果,却没有找到这首诗的蛛丝马迹:我又找到了一首海子的“轶诗”!


海子的木刻肖像

 

2015年7月26日下午,我正在家中写作《20世纪80年代全国诗歌报刊备忘录》一书。在写作过程中,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我那本海子的油印诗集《如一》里是否还有我没有发现的海子的“轶诗”呢?我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由于这本《如一》和《海子诗全集》就在我的案头,于是,我怀着一颗好奇心,随手将这本《如一》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从头到尾翻阅了一遍。没想到,这一翻,居然翻出了八首完全陌生的诗歌,题目依次是《送别》《岁月》《无题1》《无题2》《古老桃树》《食果》《饮酒》《舟子》。莫非这八首诗歌全部是海子的“轶诗”?面对眼前的海子诗作,我的头脑里再次产生了问号!好在《海子诗全集》就在手边。于是,我怀着一种激动的探秘的心情开始了又一次更为仔细、更为认真的翻阅。这一翻,居然翻出了一个隐藏了三十年的关于海子的惊天大秘密,翻出了一件轰动中国当代诗坛的惊天大事件:我终于找到了海子的另外八首“轶诗”!

 

海子的这十首“轶诗”,均创作于1985年1月至1985年6月。在海子的诗歌创作历程中,1985年是其最重要的一个年份。这一年对海子来说,不但是在云南《滇池》文学月刊第1期发表诗歌处女作《残废运动员》的诗歌元年,而且是在内蒙古《草原》文学月刊第4期发表诗歌成名作《亚洲铜》的初年,更是海子进入诗歌创作重要探索期的时间节点。与1983年开始诗歌创作之初十分幼稚的作品相比,海子经过两年的学习、思考、写作,已经逐渐产生了自己的创作主见,开始了自己的创作追求,步入了自己的创作阶段。而这十首“轶诗”,正是海子在诗歌创作上新尝试、新探索的结晶。

 

海子的这十首“轶诗”,从题材内容上看,多数是爱情诗,竟然多达六首。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此时此刻的海子和初恋女友正处于甜蜜缠绵的热恋时期。


海子旧照

 

对于海子的初恋女友,正如西川所说的那样,“她是海子一生所深爱的人,海子为她写过许多爱情诗,发起疯来一封情书可以写到两万字以上。”海子的这位初恋女友是中国政法大学83级学生。然而,她和海子是如何相识、相爱的?却是大家鲜为人知的。


今年2月24日,因为撰写《中国政法大学诗社早期简史》,我通过好友、辽宁《海燕》文学月刊主编李皓,和中国政法大学82级学生、原中国政法大学诗社副社长、《星尘》诗刊主编之一的王彦取得了联系。当年,王彦在诗歌创作上曾经得到了海子的指点,海子是他的诗歌启蒙老师。据王彦回忆,“1984年12月27日,诗社(中国政法大学诗社)、83级学生会和团总支联合举办“法大之春”诗歌朗诵会。那是一个崇尚诗的年代,朗诵会聚焦了一群热爱诗的稚气未脱的学子们。他们大都朗诵自己写的诗。海子朗诵了自己的一首诗——《历史》。这次朗诵会注定是海子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篇章。他认识了邻座的B——一个在他诗里被称为B的女孩,来自83级的带着草原气息的内蒙女孩。他对她一见钟情。”


海子的初恋女友B出生于呼和浩特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深受家庭熏陶,自幼饱读诗书,文化素质较高。1984年10月,喜爱诗歌的她加入了中国政法大学诗社,成为了一名诗社成员,并在当年的“法大之春”诗歌朗诵会上与海子初识,从此,拉开了与海子相爱的序幕。


B具有较高的诗歌鉴赏水平和较高的诗歌悟性。在和海子相爱一年多的时间里,她的角色不但是海子的恋人,更是海子诗歌的第一读者和最忠诚的粉丝。同时,也是海子诗歌的知音和海子诗歌的推手。对于海子的诗歌,女孩极具远见卓识。在她的心目中,海子绝对是一名优秀的诗人。为了让更多的读者领略海子诗歌独特的魅力,使他早日在诗坛脱颖而出,女孩充分利用她的亲属关系,帮助海子推荐诗作,从而使海子的诗作从内蒙古的刊物上开始陆陆续续发表,并逐渐将影响力、知名度进一步扩大,从内蒙古慢慢走向了全国,使更多的读者认识到了一个名字叫海子的诗人,读到了海子一系列优秀的诗歌作品。正如西川在《死亡后记》一文中写道:海子最初一些诗大多发表在内蒙的刊物上恐怕与这个女孩子有关。”


在海子的诗歌生涯中,海子为初恋女友B写作了大量的爱情诗。其中,在海子生前,公开发行的报刊上只见过《草原》发表的《给B的生日》。除此之外,再没有见过海子写给B的爱情诗发表。在西川选编的《海子诗全集》里也仅仅收入了不到十首左右。据我了解,海子为初恋女友创作的爱情诗至少多达三十首以上。除了在当事者B手里保存之外,还有一部分就是被隐藏在了海子的这本油印诗集《如一》之中。


在时隔三十年之后,海子的十首“轶诗”能够云开雾散、重见天日,无论是对于远在天堂的海子还是活在人间的海子家人来说,无论是对于喜爱海子诗歌的广大读者抑或是对中国诗坛来说,都堪称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


海子旧照


附:作者发现的海子热恋时期的十首“轶诗”


北半球


少女

是北半球的门

每扇门后

都有爱情

或多或少的爱情

 

我坐在我的门后

坐在自我身边

摸摸膝盖

爱你,这是我所做的

最大的事情


褪尽羽毛


一批女孩

要铁匠打耳环

一批婴儿

走向母亲的血墙

 

褪尽羽毛的月亮

在人间疲惫不堪

 

男人,隐藏流动的

江泥

埋在船上

埋在有雨的夜里

 

褪尽羽毛的月亮

活在幸福的人间


送别

 

火车站是一棵老树

树上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