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出嫁之日,她却经历了人生最惨痛的剧变…

猫狗乐翻天2020-02-19 08:45:38

第1章血色之夜

夜色融融,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喜庆的大红绸,已被血迹浸染,映出一片血海汪洋。

“思儿!快逃!”父皇手握长矛抗敌,身重数刀,却仍挂着她的安危。

可他话音刚落,便被一身戎装的白疏琉砍下首级!

“父皇!!”

北思思撕心裂肺的哭喊,她虽看不见,却听得很清。

当父亲头颅滚到她脚下那一刻,蓄满的泪水终于决堤。

她的心像被活生生撕裂开一般,痛的鲜血淋漓

这时,杂乱的打斗声中,再次传来另一道声音:“思思!快跑!为我和父皇报仇!”

北思思惊恐的转头,可以想象到白疏琉正举着带血的剑,狠戾的横在大哥脖子上:“受死吧!”

“啊!”

“不要!不要杀我大哥”

“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大哥”这是最疼她的大哥啊!

泪水早已溢满了她的双眼,几乎是循着声爬到他脚下的,那么卑微,只为求得大哥一条生路。

然而

她话音刚落,他的利剑便噗呲砍下大哥的首级。

血,溅到她的脸上,还带着兄长身上的温热

她震撼的张着嘴,无法置信自己最后一个亲人倒在脚下……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待她!这样对她的家人!

这一瞬间,她震撼的忘了哭喊,忘了心痛,甚至忘了流泪。就这么呆呆的,呆呆的跪在地上。

她陪他出生入死,几次三番救他性命,借他兵权平定西楚国内乱,甚至害瞎了自己的双眼,却换来夺她山河,杀她亲人?

这一刻,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信,还是不甘心!

“因为你不配!”男人冷冷的勾唇,眼底除了讽刺,还是讽刺!

不配?

“呵呵!呵呵呵”北思思突然笑了!笑的异常讽刺:

“你中毒,我替你吸出来。你落崖,我陪你跳崖。你被俘,我单枪匹马来救你。你说,你想让西楚国像北周国一样拥有驭兽军队,我便偷偷拿了父皇的驭兽秘诀给你,而你呢?”

听着周围惨叫声,北思思凄美的笑着摇头:“不是我不配!是你从一开始就在利用我!”

他们成婚之时,就是西楚灭北周之日!

“利用?”白疏琉俊美的脸倏然冻结下一层寒冰,眸光冷锐如箭的扫向她:“你问的很好!

若不是楚楚说出所有真相,本太子到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北思思!你好手段啊!

处心积虑要当太子妃,不惜将楚楚为我做的所有事,统统归于你的功劳!

你说的没错!我从未爱过你!从一开始就在等这一刻!

要不是你的驭兽秘诀,我西楚大军怎会轻易攻破你北周边防?

要不是你的‘散灵香’,凭你父皇的驭兽本事,就算十个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怎岂会轻而易举砍下他的头颅?

是你,亲手害死了你的父皇,兄长,还有百姓!是你亲手毁了你的国家!”

话到此处,容颜绝色的秦楚楚,正惊恐的跑过来哀求:“琉哥哥,求求你,放过思思吧!

她之所以善意的欺骗你,只是太爱你了!

你已经毁了她的国家和亲人,就不能体谅她爱你的心吗?”

“善意的欺骗?”呵呵!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

“呵呵呵!秦楚楚!”枉她一直将她视如亲姐姐,没想到她才是背地里捣鬼的人!

此时此刻,明明这么悲凉,却不知为何,她突然想笑!

她怔怔的笑了笑:“你宁肯信她,也不信我?”

“今生今世,我只爱过她一人,从未变过!”男人无视她的凄楚,残忍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着,像极了当初的海誓山盟!

“呵呵!好!好!好!”除了说好,她已经无言以对了!

指甲深深掐入掌心,却仍紧紧攥着玉簪,这是他当年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即使看不见,她也死死盯着他,缓缓站起来,突然举起发簪,猛地朝他扑过去!

噗呲——

他亲手握着长剑,没有一丝迟疑的穿破她心脏!

那是她曾深爱过他的地方!

北思思无采眼睛里透露出了不可置信,颤抖的手慢慢抚上自己隆起的腹部:“我的孩子,你连我们的孩子都不肯放过……”

“琉哥哥!你怎么可以杀了思思!她都有了你的孩子!”

秦楚楚崩溃的捶打身旁的男人,眼泪决堤的跑到她身旁,冷笑着勾唇,用只有她和她的声音道:

“是不是很不甘?若是我告诉你更多,你会更不甘!

你被强暴是我安排的,你的眼睛是我弄瞎的!你在秦家的爹爹也是我害死的!所有的事都是我做的!”

“毒妇!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怒火,再次被点燃!

可是!

她还未动手,长剑再次穿过她的……腹部!

那里有他们即将出世的孩子啊…….

血,从她的腹部,双腿间蔓延下来。

这一刻,她死死握着白疏琉的长剑!

锋利的剑刃嵌入她双手的皮肉里,鲜血淋漓,泪水汹涌:“哈哈哈!白疏琉!等你知道真相的那天,你会后悔的”

她含血仰天大笑,神智几乎癫狂!

当初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她发誓,若有来生,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第2章重生被下药

西楚国,太医世家——秦府。

月明星稀,昏暗的祠堂里,几个黑影悄悄溜进来。

隐隐约约中,北思思竟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们几个,待会可要把三小姐伺候满意了!”

北思思迷蒙的睁开眼睛,透过微弱的灯火,她看见她的大丫鬟冬梅,正对几个小斯吩咐着什么。

咦?不对啊!

她怎么看得见了?

她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双眼,眼睛完好无损,这场景

这祠堂她记得异常清楚!因为这里是她噩梦的开始!

她竟然重生回到十五岁那年!

这年,她还没有与亲生父亲相认,她还是西楚国,太医世家秦家最卑微的三小姐!

也就是说,她现在还叫秦思思!

病重的养父也还在!远在北周国的父皇和大哥都还在!

她欣喜若狂,突然,她感觉到身上一阵莫名的燥热

不好!

祠堂里点了催情香,而她已经中毒了!

好一个冬梅!

前世伪装在她身边这么久,竟然是秦楚楚的眼线!

“求求你们,放过我家小姐吧!”冬梅见她醒来,有板有眼的向几个小斯哀求起来。

就是她这幅善良的面孔,前世的她,竟然让她先逃!

没想到她竟‘好心’带着众人,前来‘搭救’她!

那场面可想而知!

从此她的名声扫地,父亲渐渐疏远她,爷爷和太子更是厌恶她!

“嘿嘿,我们是三小姐的人,冬梅你还是少管闲事为妙!”

几个小斯推开冬梅,猥琐的朝她走来。

秦思思脸色苍白到极点,不断后退:“你们大胆!我是三小姐!你们滚出去!”

几个小斯面面相觑,讥讽的淫笑起:“三小姐,我们可是应了你的要求才来的呀!你可不能诬陷我们”

冬梅见差不多了,慌乱的后退:“小姐,你别怕!冬梅这就去找人救你!”

前世,冬梅一走,她便吓得晕厥过去!

醒来的时候自己衣衫不整,几个小斯同样衣衫凌乱,晕倒在一旁。

所以,晕倒后她到底是不是被强了,她根本不知道。

梅刚打开祠堂大门,一阵冷风灌进来!

呼呼——

祠堂里,连微弱的烛火也被吹灭了!

随即传来关门的声音,以及重物倒地的声音。

而在烛火熄灭之前,她似乎,隐约看到一个黑影钻进来!

“黑了更好,三小姐,咱们开始吧!”几个小斯不当回事,继续自顾自的脱衣物,淫邪的浪笑。

“滚”低喝的声音软绵无力,听上去更让人想狠狠霸占。

不行!重活一世,她决不能重蹈覆辙!

黑暗,对于别人来说,或许能造成障碍。

但对于常年在黑暗中摸索的她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现在,整个祠堂漆黑一片,若是她躲起来不出声,那些小斯未必能找的到她!

于是,她拖着软绵无力的身体,悄悄后退,后退。

突然

她后背撞进一个冷硬的胸膛里!

正惊恐之际,一双带血的手,狠狠捂住她的嘴巴!

第3章神秘男人

她敢肯定,此人绝不是这些小斯!

因为,她后背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上,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那他是谁?

不等她思考,漆黑的祠堂里,传来小斯们兴奋的声音:“哈哈!大家快过来,小姐在这里!”

随即,传来衣衫被撕破的声音,以及女人哼哼唧唧的娇吟声

秦思思不可置信的瞪圆眼睛,难道,前世冬梅没走成?

被小斯凌辱的人是冬梅?不是她?

脸红心跳的声音,让她呼吸也越发凌乱了。

身为太医世家秦家的人,府上小姐公子,都必须会医术!

但纵然她医术精湛,也无法解这催情香的毒!

因为,除了鱼水之欢,无药可解!

隔着轻薄的衣料,她滚烫的身体,烫的他也开始心痒难耐,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少女的幽香萦绕在鼻息,身体里的渴望汹涌得让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急不可耐地把她抵在墙壁上,手掌情不自禁滑进她的衣襟里,软玉温香,肤若凝脂。

秦思思惊恐的挣扎,轻咛,却更加挑起男人身上的火焰。

男人狠狠辗转她粉嫩的唇瓣,长驱而入。

耳鬓厮磨后,他放开她甜蜜的小嘴,嘴唇滑到小巧圆润的耳垂,慢慢沿着颈侧一路向下,在她身上烙印下属于他的印记。

秦思思满脸泛着醉人的红霞,双眼里尽是迷蒙。

铺天盖地的欢愉袭来,让她忘记了一切理智,只想紧紧地抱着这个男人

到此刻,她才明白。

前世她不是被小斯要了,而是被这个神秘男人要了

一次又一次的纠缠后,男人和她身上的毒都解的差不多了。

她的意识也渐渐回笼,愤怒代替了之前的欢愉!

于是,她狠狠一口,咬在男人的肩头!

她虽看不清他的脸,但这一双异常明亮,深邃而潋滟的眼睛,异常深刻!

本以为男人会生气,然而

他只是似有似无的轻笑一声:“咬完了?那该我了!”

好听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邪魅!

随着他话音落下,他再次化身为饿狼

男人临走之际,在黑暗中突然转身:“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秦思思恨恨的握紧拳头,恨得咬牙切齿:“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秦楚楚!”

秦楚楚害的她失去清白!那她也正好回敬回敬她!

“秦楚楚”男人低沉的嗓音扬起,唇畔浮起清浅的弧度。

随即,消失在祠堂里。

走出祠堂,她将祠堂的大门紧锁起来。

天一亮,她会给所有人一个大惊喜!

待她回到西厢苑时,已是半夜。

房中还放着她走之前的浴桶,她想也不想便褪去衣衫,迫不及待的洗去身上的污秽痕迹。

良久后,才缓缓拿出藏在袖子里的东西!

这是她特意从神秘人那里阴来的!

上等的白玉吊坠上,刻着一个‘白’字!

西楚国,配的上白姓之人,除了皇室再无他人!

第4章报应不爽

而另一样,则是一张黑色令牌!

令牌上刻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黑凤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凤凰令?

传说,凤凰令一出,如同宗主亲临!

能号令西楚国最神秘,最强大的杀手组织!

也就是说,皇室当中,有用凤凰令的人,就是侵犯她的那个神秘人!

这下好玩了!

这么重要的信物丢了,那人一定会来找她麻烦的!

哦,不!

是找秦楚楚的麻烦!

因为,她报的是秦楚楚的名字!

沐浴完,她没有惊动任何人,又迫不及待去了父亲房里。

再次见到沉睡中苍老的父亲,她的眼角却湿了

前世,她虽不知道秦楚楚为何要加害父亲,但她知道,父亲一定是因为她,才会被害的!

躺在病床上的秦璟,隐约听到哽咽的声音,微微睁开眼,有些错愕:“思儿,怎么还不睡?怎么还哭了?”

秦思思抹了一把眼泪,激动的笑起:“我没有哭,我是太高兴了,高兴又见到父亲了”

“你呀!就是嘴甜咳咳咳”秦璟刚被她逗笑,便剧烈的咳嗽起来:“快回去吧,父亲怕传染给你。”

“不!我做噩梦了,我要陪着父亲身边!”她怕她一个转身,好不容易换来的亲人又没了!

****

天大亮,秦府上上下下都聚集在前院大堂中。

老太爷秦华亦,正端坐在首座上:“清点一下,还有哪些人没到场?”

坐在最右边的是他的长子——秦真!

也就是当今太医院总使,秦家现任家主,秦楚楚的父亲!

而秦真身旁站着他的大夫人,尹婉茹!也就是秦楚楚的母亲!

她扶着微隆起的肚子,淡淡扫了一眼众人,端庄的微笑回应:“回老爷子,所有小姐公子都到齐了,就差三小姐一人。”

“哼!混账东西!也不看看今天什么日子!”老爷子一柱拐杖,对秦思思的厌恶又多一层!

他温怒的扫过众人脸上,不悦的皱起白眉:“我的宝贝孙女楚楚呢?”

“楚楚?”大夫人疑惑的寻了一圈,确实不见楚楚,不禁尴尬的替她圆场:

“可能这丫头还在梳妆打扮吧。连翘,还不快去催催二小姐!”

“连翘遵命!”

可就在这时,秦楚楚的大丫鬟春桃急匆匆跑来:

“不好了!不好了!大夫人,老爷,小姐她她遇到刺客了!”

什么!刺客!

大夫人听得险些晕厥,顾不得自己身怀六甲,大步如风,火急火燎往东厢苑赶。

“婉茹,慢点!慢点!”

身后的老太爷和秦楚楚的父亲也焦急的追赶在后面。

待众人赶到东厢苑时,就看见院子里的几个丫鬟东倒西歪的昏迷着。

“不好!楚楚!我的楚楚!”

大夫人等人大惊,快速跑到秦楚楚闺房门口。

只见,秦楚楚晕倒在地上,衣衫凌乱,露出雪白的肩膀和肚兜,脖子上明显有掐痕。

而整个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完了!

她女儿的名声完了!

刚才一听说有刺客,几乎府上男丁都来了!

未出阁的女子闺房和身子,岂能被这么多人观看?

大夫人凌厉的一扫众小斯,立刻将闺门关上。

“楚楚!女儿!快醒醒!”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期删文哦,请收藏好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在点击“阅读原文”后再点击右上角三个点然后点击“收藏”就可以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