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在打口CD时代里,谁会想到这些“尖儿货”将集体现身北京的音乐节

豆瓣FM2019-03-14 12:00:58


“这些名字,我并不确定是不是会引起一些共鸣,引起一些回忆,但在中国电子音乐乐迷的听音历史中,他们占了一些份量。这个份量的存在,如今是“情怀”,而在资源紧缺年代里,能听到他们的歌,买到他们的唱片已经让一部分乐迷为止向往了,看到他们的演出简直是奢望。”


本文来自国内资深电子乐迷“电板鸭”。前不久公布的北京潮潮豆瓣音乐周演出阵容名单,让一些电子乐迷激动万分大呼过瘾——尤其是那些十几年的老乐迷。在21世纪初的前豆瓣时代,大家在“豁达乱摆”,“No.13”,“幽声隧道”上分享音乐资讯,买碟卖碟换碟的时候,谁曾想到,这些“尖儿货”的幕后真身会有一天现身北京呢?




撰文 / 电板鸭


关于电子音乐在中国的普及和发展,有过很多文章和纪录片,记录着历史上各种演出和活动,报道着各个电子音乐制作人/DJ的境况等等,而对于更大的电子音乐乐迷群体而言,更大的回忆依然是中国特色的打口/钻眼音像制品年代,在这个年代间,上网并不是一件非常便捷的事情,在没有淘宝以及快递并不普及的年代,音像制品的流通更是受到城市距离和运输的约束,所以当我们买到一张专辑的时候,会反复反复无数次仔细听,这个年代进入电子音乐乐迷印象中的名字,更是充满了无数人不屑一顾的“情怀”,但恰巧又是“情怀”一词,是这次看到潮潮 Wetware 音乐周最大的感触。

 


 Mouse on Mars 的实验与抽象 



因为在整个90年代,网络并没有那么的普及,更多70后乐迷还在奋斗,80后乐迷还在上学,所以借由打口/钻眼的音像制品购买渠道而言,很多喜欢的专辑其实并没有非常清楚的了解制作人/制作乐团的情况,而当时流行的“港版黑标/黄标”唱片外套上那有限的中文介绍,就成为那会最大的信息来源之一。


Mouse on Mars 在1998年的专辑《Glam》的黄标CD,是我最早接触到他们的专辑,我记得当时那短短一段中文介绍大约写着“智能舞曲名团一改路线,带来抽象与实验并存的 Techno 新作”。在各个实体唱片店架子上摆满了 The Prodigy,Fatboy Slim 和 The Chemical Brothers 盗版CD的年代,“舞曲”一词是能十足抓住一个并不懂得分类乐迷的心,所以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张CD,可惜的是在那会脑子里全是 Big Beat 的状态下,并没有接受这张抽象色彩相当重的作品。


关于 IDM 在中国的形成的乐迷氛围,其实是早于 Trance 这类主流类型的,平行出现在当年“吹泡泡”潮流的时间段。如果你还记得“豁达乱摆”,“No.13”,“幽声隧道”等一类论坛,那么你一定清楚的知道,例如 Warp,Planet Mu,Rephlex 一类的厂牌,成为当时大家追随 IDM,Techno 等音乐的标杆,而德国科隆在当时带来的两个名字,一个是著名的 Kompakt 厂牌,另一个就是我们的主角 Mouse on Mars,这个脱离于英国而存在的名团,却早在1994年就开始了 IDM 之旅。关于资料,在网上甚至音乐节官方网站都有非常详细的介绍,但这些文字都难以表述他们在 IDM 音乐的拓展上所做的努力。


再回头来说“情怀”,除去 《Glam》 的黄标 CD,我买的 Mouse on Mars 第二张CD就是打口的2001年专辑《Idiology》,来源不是实体店,也不是淘宝,而是论坛交易区,在真正扎入这一片“非主流”音乐中之后,Mouse on Mars 从1994年到2001年期间的7张专辑,几乎成为每天逛论坛和唱片店必须找的CD。在十多年前那个电子音乐演出活动并不盛行的时候,能够在中国看到 Mouse on Mars 成为一件根本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在商业 EDM 流行于世的现在,一个以抽象/实验为主导概念的传奇乐团能够出现在北京,更是无法想象的,这对于任何一位电子音乐乐迷而言,“情怀”两个字也许只对其中一小部分人有用,但是否能够真正体验到这样传奇乐队的现场,才是绝大部分乐迷应该向往的。

 


 Nightmares On Wax: Warp 旗下一股清流 



要知道,在2001年左右的年代,在 Discogs 并不完善,全依靠 Allmusic 网站来查询资料的时候,厂牌概念刚刚接触到,Warp Records 这样指标性乐界厂牌,就成为刚刚步入网络世界的乐迷追随的目标,更有着传奇的“Warp Records CD编号前50是必听的电子音乐神作”之言论。而这其中必须聊到的,就有 Nightmares On Wax。


其实很多人关注到 Warp Recrods 是源于 Aphex Twin,Autechre 等等王牌,也更是 IDM 概念最容易出现的“地点”,再从 Techno,Electro 到 Ambient,Glitch 等等类型都屡见不鲜。而在这传奇的50张专辑中, 专注于 Downtempo 路线并没有太多人涉足,就2000年开始有着 Boardcast 这样的名团,但在 Warp Records 早期提及这个类型,那就不得不说到 Nightmares On Wax。


George Evelyn 和 Kevin Harper 在1988年就创办了 Nightmares On Wax,并成为 Warp Records 的开山元老之一。其实在1991年的第一张专辑 《A Word Of Science》中,两人并没有开始 Downtempo 的尝试路线,而是完全适应了90年代初杂合了 House,Techno 的音乐,再辅以碎拍,在当时一派实验路线的 Warp Records 旗下,宛如一股清流。而他们在1995年的第二张专辑《Smokers Delight》中展现的 Dub/Trip Hop 架构,完全没有摆脱 Massive Attack 的《Protection》影子,所以说在 Trip Hop 音乐大潮中,Nightmares On Wax代表了整个厂牌出战,获得的功绩是相当彪悍的,而 Kevin Harper 的离队,才使得乐团能够真正专注于缓拍音乐。

    

  

 底特律 techno 之神 Dopplereffekt 



毫无疑问,提到 Gerald Donald,那更让人熟悉的名字就是 Drexciya 和 Underground Resistance。作为90年代 Electro 音乐先锋代表团队 Drexciya 的二分之一,也是作为Techno音乐标杆 Underground Resistance 在最辉煌年代的成员之一,Gerald Donald 是底特律 Techno 中无可替代的人物。


对于唱片爱好者而言,电子音乐类唱片的炒作价格远远不如爵士/古典甚至不如摇滚类,但 Drexciya 的大部分单曲/专辑黑胶都是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首版的价格炒作之高令人乍舌,标杆一样的存在,使得 Gerald 和 James 两人在 Electro Techno 界有着神一般存在的意义。


在 Drexciya 黄金时期的1995年,Gerald Donald 分出部分精力创办了 Dopplereffekt 团队,依然以 Electro 为主线路,辅以氛围、实验色彩,深受 DJ Hell 赏识并在他的 International Deejay Gigolo Records 旗下带来首张专辑。此次作为 Dopplereffekt 今年新专辑《Cellular Automata》巡演站之一,将回归传统的 Electro Techno 风格。



 游走无数风格的 Andy Stott 万花筒 


如果90年代电子音乐特别是在舞曲方面,已经步入主舞台亮相的话,那么2000年后所呈现的,是百花齐放,令人无法琢磨透发展路线的年代。而其中颇受关注的厂牌之一便是2002年成立的Modern Love。AndyStott作为厂牌下最受关注的制作人,还是源于他“不羁”的状态,和天马行空的思路,除了2012的专辑<Luxury Problems>能够听到规整的Tech House音乐之外,他的每张专辑都游走于无数风格之间,让你毫无招架之力的听到如何从Bass Music玩到氛围再回到Techno之上,更有在2014年间,Andy化身Andrea,与厂牌下另一位Millie搭档完成了以实验Jungle音乐为主体的专辑<Drop The Vowels>,并组建团队Hate玩起了Drum&Bass。


其实我个人并不喜欢过度杂食性的制作人,缺乏主题思想会显得一张专辑的制作杂乱,而Andy Stott的思路却完全给人呈现以精彩万花筒的既视感,每次听他的专辑,在跑偏那一瞬间,都能安全回到主线上,无论是 Electro 还是 Bass Music 还是 Grime 等等风格,作为元素以主树干的分叉出现,主题鲜明,永不跑题。


 

 Kode9 见证 Dubstep 的翻天覆地 



对于每一个 Dubstep 传统乐迷而言,Hyperdub 和 Tempa 两个厂牌,代表了绝大部分的“情怀”,从 Benga,Skream 到 Burial ,Kode9,从初始的 UK Garage,Dubstep 传统类型,到如今的 Juke,Footwork 新类型,更不用提夹杂的那些 Brostep 等凶残的流行之声,在短短的十五年期间,Dubstep 乐迷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Hyperdub 的辉煌已无需太多文字去描述,Kode9 也不是第一次来到中国,甚至有2013年《Xingfu Lu / Kan》这样取材于中国的12寸单曲发行,熟悉程度也许是阵容中之最。而此次Kode9 带着他的视觉设计搭档 Lawrence Lek,这位从2015年专辑《Nothing》开始合作的大师,共同组建起的Notel之名的现场团队,正在努力为 Bass Music 全新的低音现场系统而打造新概念。

 


Actress 的抽象与 Evian Christ 的混搭 



2012年,如今首席电子音乐网站 Resident Advisor 评选的年度20大专辑中,Actress 以他的第三张专辑《R.I.P》拿下年度第二名,给予的评价是,延续了上一张专辑《Splazsh》的未来色彩路线,以更传统的 Glitch 元素调配出的 Techno 空间。在努力经营自己的 Werk Discs 厂牌之外,Actress 还保持着2-3年一张专辑的发行速度。刚在本月发行的第五张专辑《AZD》再度回到传奇厂牌 Ninja Tune 下,重返抽象/简约理念的 Techno,在声音空间上展现无法抵挡的魅力。

 


同样作为 Resident Advisor 网站另一位在2012年强力推送的制作人,Evian Christ 被冠以奇迹般的将 Bass Music,Juke 和 Ambient 三种并不搭配的类型,毫无违和的糅合在一起,这就是当年颇为出彩的专辑《Kings And Them》。这位曾给 Kanye West 写过歌的90后,用完全不受固话的制作思路,在2014年操刀完成的一期命名为《404 Not Found》的 Podcast 中,47分钟24首歌展示了无与伦比的风格转变,这使得他的现场期待度从此提升数个档次。

 


这些名字,我并不确定是不是会引起一些共鸣,引起一些回忆,但在中国电子音乐乐迷的听音历史中,他们占了一些份量。这个份量的存在,如今是“情怀”,而在资源紧缺年代里,能听到他们的歌,买到他们的唱片已经让一部分乐迷为止向往了,看到他们的演出简直是奢望。在近十年里,中国的演出市场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加上狭义 EDM 音乐的盛行,使得“电子音乐”这个名字不再陌生。高速的文化膨胀,带来的势必会有部分领域因拓展不及而诞生的狭隘,这里不想抱怨,而是想发自内心说一句话:


“来体验一下真正的电子音乐现场,来体验一下非主流舞曲类电子音乐的现场,可能大家不会马上喜欢上这样的音乐,但是这种珍贵的体验却是长久以来我们难以接触到的。”


电子音乐乐迷最需要的就是拓展眼界耳界,这种音乐将会发展到难以预料的地步,新类型新融合新表现,能够在一个舞台上体验到从氛围实验,到 IDM Techno,再到工业低音等无数个平时难以在 Club 中听到的类型,这样的夜晚,那一定是最为美妙的。





更多阅读:

那天晚上,他和她把同一张唱片听了6遍

没当过政治分析员的声音艺术家不是一位好博士|潮专题 Vol.5

Wetware 是什么?|硬件软件,都比不过“湿件”!世界属于碳基生物!

也许以后每逢春节,超市里放的就不是中国娃娃了

为了做出“不正常”的音乐,他们开发了自己的 App|潮专题 Vol.4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潮潮豆瓣音乐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