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姐姐伺候我月子,夜起上卫生间竟发现她和老公......

教您如何管教好孩子La2019-04-18 14:34:45

- 01 -

夜深,窗外电闪雷鸣。

暴雨哗哗的砸在玻璃上,虚掩的房门里传来暧昧的声音,和雷鸣交替。

女人的裙子被撩起,跪在床上,她十指紧扣床单,因身后男人猛烈深入的撞击,身体不住的往前耸动。

霍少霆身上还残留着别的女人的香水味,不用想也知道他刚刚是从哪儿来的。

“不要……少霆,你轻一点。”在男人的冲撞下,温晚之终于受不了的哀求,她匍匐着就想爬开,又被男人给抓了回去。

“不要?敢在我和薇薇的订婚宴上,说我把你睡了,不就是想被我干?现在又躲什么?”霍少霆一把扣住女人的脖子,从背后进入的更深。

“我没有说谎,那天真的是……”话没说完,在男人恶意的顶撞下,温晚之的话破碎的再也说不下去。

霍少霆挺动着腰杆,捏住温晚之下巴,迫使她转头看着自己,“怎么还这么紧?被多少男人干过?告诉我,谁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不堪忍受下,眼泪终于掉了下来,温晚之哭泣着摇头,“少霆,真的只有你,我只被你碰过,那天你喝醉了,和你在一起的是我!”

一阵加快节奏的撞击,霍少霆要被她的紧致惹得发疯了,语气却更加的冷,“你真当我不知道自己睡的是谁?温晚之,你怎么能这么贱!跟你那当小三的妈一样!就那么想嫁进豪门?”

当你跟闺蜜喜欢上同一个男人时,会怎么做?温晚之选择了默默祝福。

直到相依为命的母亲和一个男人车祸去世,才被捅出来母亲是个情妇,而那个男人是霍少霆的父亲!

再次偶遇霍少霆,温晚之被醉醺醺的他拖进包厢,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霍少霆恨她,因为温晚之的母亲,霍少霆不仅失去了父亲,霍母屈辱下跳楼自杀。

粗暴的掠夺后,霍少霆醉死在她身上。

找来的罗薇看见这一幕,狠狠给了温晚之一耳光,深感罪恶的她狼狈逃走。

而这件事后第二天,霍少霆和罗薇订婚的消息就被媒体宣传开,一个月后,罗薇派车接她参加他们的订婚宴。

作为闺蜜和同学,温晚之敬酒祝福他们,霍少霆反而质问,“谁让你来的?”

眉宇间的厌恶那么深刻,最后还是罗薇解围,才不至于让她太过难堪。

她难受的多喝了几杯,却高估了自己的酒量,压抑的感情再也克制不住。

温晚之挡在霍少霆面前,痛苦的开口,“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要碰我?霍少霆……”

这话一出满场寂静后喧哗,每个人都在嘲笑她不要脸,这种话也敢说出口。

订婚宴匆匆结束,罗薇被霍少霆秘书送回家,而醉得一塌糊涂的温晚之,被暴怒的霍少霆拖进了休息室。

“温晚之,你就那么贱!好,我成全你!”

衣服被撕碎,男人粗暴的进入,却没见到她落红,霍少霆更加笃定,温晚之是个不检点的女人。

- 02-

霍少霆一边要她,一边骂她下贱,他把所有仇恨都发泄在温晚之身上。

温晚之以为,霍少霆对她多少也是有感情的,否则为什么碰她?

然而,她总是太天真了!这种占有与爱无关,却是恨到极致的折磨。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让温晚之停止了回忆。

身上的霍少霆蹙起眉有些不耐烦,动作未停,仍在女人身上肆意驰骋。

目光一扫屏幕显示,他几乎毫不犹豫抽身,一脚将温晚之踹下床。

后脑‘咚’的一声一下砸在地板,猝不及防的温晚之疼的有些爬不起来,赶紧护住肚子。

能让他在没得到满足时停下的人,只有一个人,果然……

“薇薇,这么晚了什么事?”刚刚剧烈运动后,霍少霆的呼吸还有点喘。

“少霆你在哪?打雷我好怕啊,你过来陪我好不好?”

看了眼窗外的暴雨,霍少霆穿上衣服,一边哄着,“早知道忽然会下暴雨,我就留下陪你了,等着我,二十分钟就到。”

说话时,霍少霆的表情都跟着柔和下来,那种神色,他从来没有给过温晚之。

看见地板上赤身坐着的女人,霍少霆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脸,冷漠的道,“记住,我的东西,不喜欢被人染指!这是你的奖励。”

几十张百元钞票砸在她的脸上,门被关上,他走了。

温晚之虚脱一般靠着床沿,眼泪怔怔的落下,仰头看着天花板,她的手摸上腹部。

不敢告诉那个凶残的男人,因为她清楚,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生下他的孩子。

还有两个多月他们就要结婚了,到那时应该就能解脱了,再忍忍,只要熬过去,她就能带着孩子走。

……

从医院做过检查,确定孩子没事,温晚之正要赶回公司,却撞见挽着胳膊迎面走来的两人,脚步不由顿住。

霍少霆看见她,下意识皱起眉,她来医院做什么?病了?

罗薇亲密依偎着霍少霆,关心开口道,“晚之,好巧啊,你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哪儿不舒服吗?”

感觉到男人冷冷的视线,温晚之紧张低着头,局促的说,“有点轻微感冒,你们忙,我还有事先走了。”

“晚之,难得遇到中午一起吃顿饭啊……”

罗薇假惺惺邀请,看着逃走的温晚之,故作伤感的说,“少霆,自从我跟你在一起后,晚之就开始疏远我,哎,如果早知道她也喜欢你,我一定会成全她的。”

“你舍得?”

收回追随温晚之的视线,霍少霆语气轻蔑,“一个情妇的女儿,骨子就很贱,跟你做朋友都不配,有什么好惋惜的?”

罗薇一直观察他的反应,闻言笑起来,半真半假的撒娇,“瞧你说的,好像晚之是个狐狸精似的,难不成她还能把你抢走吗?”

霍少霆微微一滞,不由想起温晚之在床上的浪.荡,那种熟悉的感觉从小腹升起。

只是一想到自己深入她,被她死死咬着,霍少霆就觉得某处硬的慌,不由在心里骂了一声,真是个贱人!

- 03 -

“别在试探我了。”

见罗薇还在看着自己,霍少霆搂住她,“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还这样疑神疑鬼?她对你根本没有威胁。”

眼底掠过暗色,罗薇挽着他岔开话题,“先去做检查吧,好害怕,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

“怀了更好,爷爷已经迫不及待抱孙子了。”

“还不确定呢,我不想让你失望。”

检查结果出来,罗薇的呕吐不是因为怀孕,而是肠胃问题,这让她感到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趁着霍少霆出去接电话,她立刻贿赂了医生,很快温晚之的检查单拿了过来,怀孕三个半月!

算一算时间,正是三多月前,霍少霆把她睡了的第一次!

罗薇不由恨的牙痒痒,这个孩子必须打掉!

……

“小温,这是公司周年庆的活动策划,你拿去让总裁签个字。”同事江棠敲了敲温晚之的办公桌,递给她一份文件。

她没有多想,就拿着去了。

温晚之之所以在霍氏集团上班,原因无他,除了霍氏,其他公司都不要她。

当时她还不明白,后来才懂,霍少霆就是让她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方便他予取予求,随时折磨。

另一个同事,看着温晚之的背影担心的道,“不是说罗小姐今天来公司了吗?现在去恐怕要出事啊。”

江棠瞪了她一眼,“就你话多?难道因为总裁未婚妻来了,我们工作进度就要延误吗?”

同事不敢在说话,江棠哼了一声,扭着腰回到自己的座位。

来到总裁办,温晚之正要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里面含糊的传来奇怪声音。

也不知道想起什么,温晚之迟疑了一下,轻轻把门推开……

门里面,霍少霆坐在办公桌后,靠在椅背里闭着眼,他冷冷地目光射来,面无表情的没说话。

温晚之轻吐了口气,走过去将手里的文件放下,说,“霍总,这是公司周年的策划案,请您过目。”

“唔……咳咳。”

一道被惊吓的声音忽然响起,紧跟着一个女人的脑袋从办公桌下冒出来。

看见温晚之,罗薇惊讶的张大了嘴,又赶紧捂住了嘴,下一秒,她羞的一下又蹲了回去。

霍少霆失笑,垂眸揉了揉她的脑袋,“继续。”

“少霆,别这样,羞死人了。”罗薇低头趴伏在男人腿间,唇边却勾起笑容。

温晚之僵硬的站在原地,心疼的就像是被密密麻麻的针在扎一样。

他们都要结婚了,都是成年男女,这种事自然不稀奇。

可是亲眼看到,却又忍不住觉得恶心又心痛,眼眶里的泪水打着转。

“没别的事了?把门带上,出去!”霍少霆冷冷睨着她,面露不耐。

忍着哽咽,温晚之赶忙转开目光,“对不起,我马上就走。”

看着女人踉踉跄跄逃离的背影,霍少霆抿起了唇,目光扫过桌上的文件,闪过一抹阴鸷。

- 04 -

安全通道的门被拉开,罗薇一眼就看见明显哭过的温晚之。

冷笑一声,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抱胸道,“伤心了?你以为少霆把你操多了,在我这儿就没精力了?”

霍少霆警告过她,他们的事不允许让罗薇知道。

温晚之赶紧擦掉眼泪,“不是的,薇薇你误会了……”

“贱人!你以为我不知道?睡闺蜜的男人上瘾了是不是?你跟你那个妈一样贱!怎么就喜欢抢别人的男人!”

扬手一耳光打在她的脸上,罗薇居高临下,“温晚之,警告你不要再纠缠少霆,否则我会让你后悔!”

捂着脸跌坐地上,温晚之低头哽咽,“我知道!我一定会离开,对不起……”

她对罗薇是有愧疚的,是她破坏了他们,她没有资格委屈。

“记住你说的话!贱人!”嫌恶的甩了甩手,罗薇最后警告的瞪她一眼,转身离开。

如果不是婚礼在即,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温晚之,她的婚礼不允许因为这个女人被坏事!

温晚之萎靡的回到办公室,却和抱着纸箱的江棠撞上,她诧异不解的问道,“江棠,你要去哪儿?调职了吗?”

“调职?”这两个字听在她耳里,就好像是温晚之在嘲笑她!

江棠讥笑,扬眉睨着她,“温晚之我告诉你,霍总是不可能把你这种女人放在眼里的,等罗小姐嫁进霍家,滚出公司的人就是你!等着瞧,我会回来的!”

撞开她的肩膀,江棠怒气冲冲离开,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噤若寒蝉。

温晚之有些不敢相信,难道江棠因为自己被开除了?

哦,一定是因为被自己看见霍少霆和罗薇的事,让霍少霆生气了,毕竟没人喜欢被围观,所以他才拿江棠出气。

苦笑了一声,温晚之也明白过来,江棠是故意让她在那个时候送文件的,或许,是罗薇示意的吧。

晚上下班时,霍少霆和罗薇一起乘车离开,温晚之装作什么也没看见,走向地铁站。

家里静悄悄的,这种孤单,早就已经习惯了。

目光落在床头台历上,温晚之摸着肚子不觉叹了口气,再这样下去,她怕自己会隐瞒不住了。

一转身,却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目光幽深盯着自己的霍少霆!

怔了怔,他不是陪罗薇去了吗?

哼了声,霍少霆迈步过去,语气讥诮,“叹什么气?寂寞了?”

垂头敛目,掩饰着那黯然失意,温晚之低声道,“不是,我刚刚在看日历,还有两个月不到,你和罗薇就要结婚了。”

听出她话里有话,霍少霆眯起眼,“我结婚了又怎样?嫌我每个月给你的钱少,想让我加价包你?”

愕然看他,温晚之有些不确定他话中意思,“你结婚了,难道还要跟我……这样?”

她的反问让霍少霆不爽,倾身捏住她的下颌,危险的道,“怎么?没机会做霍太太,就想去找下一个金主?”

“不……我只是觉得,你跟罗薇既然要结婚了,我们还这样,被她发现会……”

话没说完,霍少霆抱起她就丢在床上。

他解掉皮带,抓住她的长发,迫使她仰着头看自己,“你真把薇薇当朋友,就不会在我床上叫的那么浪!更不会喜欢我!你不就是贱吗?给谁干不是干?我付得起钱!”

忽然压下她的头,温晚之被迫张开嘴,“唔,不要……”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或者识别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