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兄die,你坟头草得有两米高了吧

和顺缘随意2019-06-20 21:32:56

(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精彩推荐:虽然我们的婚姻毫无感情可言,但是他为了迎娶别的女人进门,把她送到了他小叔身边。。。


“你必须给我订婚,否则,别想毕业。”耳边响起这句话,炎景熙惺忪的看着红酒杯中的酒,漂亮的眼眸忽明忽暗。

“炎景熙,该轮到你了。一周后你就要订婚了,到时名花有主,现在敢不敢玩个大的。”张华达说道。

订婚?炎景熙收回视线,也不反驳,轻轻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眼中闪现出一道狡黠。

“怎么玩?”

“一会,从门口进来的第一个男人,不管他是老,是小,是丑,是美,你必须去解开他的皮带。”

炎景熙挑眉“如果他没有皮带呢?”

“那就解开他裤子的纽扣,总归有个纽扣的吧。”张华达喊道。

炎景熙微微一笑,点了点盘子,眼眸瞟了一眼盘子“老规矩,一人一百,输了我双倍赔。”

“景熙,你要不要这样掉进钱眼里啊,你家不是很有钱吗?”张华达喊道。

炎家是很有钱,但是不是她的。他们也不会给她!

要不是八岁的那年,算命的说她旺夫,她也不会被炎家领养。

旺不旺她不知道,生出来十天就被送进孤儿院,快要毕业之前,她嫁给陆家换取生意上的投资。

炎景熙的眼中掠过一道狡黠“那你赌不赌?不赌算了!”

“赌,当然赌。”张华达嬉笑着,把一百元放在盘子里。

出入酒吧的人,不会为他们心疼这一百元钱。

她是穷人,他们一百元算不了什么,她却可以拿这一百元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吃一顿好的。也可以慢慢的存钱离开炎家。

炎景熙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她很漂亮。

她的美不是她独一无二的气质,看似慵懒,却有着一种让人招架不住的妩媚,看似甜美,骨子里却带着一种疏离。

炎景熙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

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低头,正和跟随在身边的男子命令些什么。

“先生。”炎景熙甜美的喊道。

男子回眸,看向炎景熙,掠过一道诧异后,变得讳莫如深的幽邃。

“能不能把你的皮带给我看一下?”炎景熙微笑着。

男子错愕了一下,微微拧起眉头。

炎景熙没想到他是这种冰冷的反应。

“景熙这下要赔钱了?”张华达的声音响起来。

男子睿智的目光瞟了一眼炎景熙身后的同学,目光又落在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

炎景熙被盯的有些窘迫,再次问了一声“给不给?”

“想要看我的皮带,你准备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终于说话了,声音很好听,带着天生感性的沙哑和磁性。

语气很深沉。

“嗯?”炎景熙错愕的看向眼前这个男子,还没有说话,他握住了她洁白的小手。

炎景熙的手指微微一颤。

他拉着她的手到他皮带卡头的一侧,在凸起的地方一按,卡头松了。

他把自己的皮带抽出来,放到了景熙的手里。

“皮带先交给你保管,我现在还有事情,晚点还给我。”他沉声说完,没有给炎景熙一点拒绝的余地,转身。

炎景熙手里拿着这条带着他体温的皮带,手掌被他握过的炙热还在,有种局促的感觉在心里荡漾开来。

她不喜欢别人碰她!

特别是一个异常俊美的看似危险的男人!

可是,这条皮带一看就很昂贵。

她丢了,怕赔不起,拿走,怕被说成小偷。

炎景熙复杂的眼眸看向刚才的那个男子。居然是酒吧的经理亲自上去接待,异常恭敬。

那名男子跟经理吩咐着什么,缓缓的,目光落在炎景熙的身上,犀利深邃却又好看异常。

“哇,那个男人好帅啊,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人了,景熙,你一会再去把他的电话号码要到好不好?我想跟他做朋友,看看也养眼。”同学中最花痴的王慧感叹道。

炎景熙灵光一闪,把手中的皮带丢给王慧,笑道:“你一会还给他不就认识了?”

“你真的让给我?”王慧兴奋的说道。

“废话,下周景熙是要订婚的了,是陆家的少爷。那个男人再好看,也比不上陆家吧。”张华达说道。

炎景熙无所谓的笑笑,笑容却达不到眼底。

“土豪们,这钱我就不客气了啊!”

她把盘子里的八张一百元收起来,放入自己的皮甲中。

感觉有人在看她,下意识的,炎景熙看向卡座中那个男子。

他并没有在看她,身边已经坐下了好几个人,那个男人微微扬起嘴角,笑容浅浅的。

他对面的男人把香烟递给他,恭敬的给他点上一支烟。

在烟雾中,炎景熙似乎看到他投过来的眼光,立马收起了目光,浅浅的喝了一口前面的酒。

酒吧的经理走过来,笑着对他们说道:“陆总帮你们免单了,你们今天所有的消费都算在他的账上,各位帅哥美女们,想再点些什么?”

有钱就是任性!炎景熙扬了扬带着嘲讽的笑容。

她生平讨厌的其中一种类型,就是随意挥霍这种!

有钱人不知道穷人的疾苦,想当初,她为了张姨的医药费卵子都卖过,就差卖那啥了。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