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一曲《把酒倒满》太好听了!听醉了!太过瘾!

老歌500首2019-06-29 19:00:46
















“那你那车呢,值好多钱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岳峰心都滴血了:“你能不提我那车吗,车是男人第一个老婆,哎呦我家正室就这么残了……”

    季棠棠笑的肚子都疼了,顿了顿她忽然叹了口气:“还有石嘉信呢岳峰,他这趟也算是帮了我,他没那么好心,追根究底都是为了他女朋友,你觉得我能就这么跑了吗,而且我还想着能借这件事,多从他那拿点盛家的消息,知道的多点,对我来说没坏处的。”

    岳峰让她这么一二三四五六七摆道理摆的没语言了:“也就是说,必须得管是吗?”

    “但是棠棠,你想过没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有一些话题,一挑出来就无比沉重,季棠棠不说话了,她觉得挺难受的,她说:“岳峰,你这么说,好像我有得选似的。”

    “如果没这件事,你知道一切都是秦家的阴谋之后,你预备怎么打算?想过没?”

    季棠棠没吭声,岳峰正想说什么,有人在门上笃笃敲了两下,然后把门推开半扇:“不好意思,你们既然熟,可以慢慢聊。我有些话,紧急跟盛夏讲,不好拖。”

    岳峰看看石嘉信,又看看季棠棠:“那你们聊吧,我出去跟毛哥他们解释一下,有些事,也不能全瞒着他们。”

        大美拿了毛哥的钱,心里头倍儿美,人也大方起来,慷慨地把自己囤的方便面拿出来与毛哥神棍共享,岳峰出来之后,看了看石嘉信关上的门,问了毛哥一句:“那小子刚听墙角了吗?”

    毛哥一边摇头一边吸溜吞了口面,答的含糊不清:“没,不过那小子明显坐立不安的,可能有话要跟棠棠讲吧。”

    神棍在一旁愤恨:“我要跟小棠子说,不要跟这样心理阴暗吃独食不愿分享的人交朋友!”

    看来神棍这张热脸,在石嘉信那儿蹭到的始终都是冷屁股,岳峰打趣:“刚还不说人家是优秀的有为青年吗?”

    神棍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

    毛哥忍住笑,又问岳峰:“峰子,你这趟在这,到底得罪的什么人,有眉目吗?”

    岳峰点了点头:“正想跟你们说道说道。”

    说到这他打住话头,抬头看大美:“美女,介意回避一下吗?”

    大美是个饱经世事的,往常来的客人出什么幺蛾子的都有,只要有油水,她习惯照单全收:“可以啊,这屋这么点地,待着我也嫌挤。不过帅哥,这么大冷天把我支使出去,待哪啊,茶座还得收茶位费呢……”

    话还没完,毛哥递过来一张红色领导人:“加上之前给的,可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