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阿甘正传 sa人的sa福从何而来

学啾2019-12-17 16:16:19


人生就像巧克力永远不知道下一颗的味道。”   这句话不知道曾拨动过多少人的心弦人们几乎将阿甘”  与奇迹励志画上了等号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个传奇



不可思议的入学


朋友当白痴的滋味可不像巧克力人们会嘲笑你对你不耐烦态度恶劣话虽如此但我并不埋怨因为在我看来生活啊其实还是很有意思的

 

我生下来就是个白痴智商将近七十相当于三到七岁的低能儿或更好一点地说可以算作八到十二岁的智障

 

但是我可能比旁人以为的聪明得多我很能思考事情可是人们却看不出来

 

我出生后妈妈给我取名福雷斯特她总说我们跟二战时的福雷斯特将军有什么亲戚关系

 

妈妈是个大好人人人都这么说但爸爸却在我出生后不久死于一场意外——他在码头当装卸工结果被半吨重的香蕉砸得稀烂

 

小时候妈妈总是把我关在屋子里免得其他小孩子骚扰我她常常会在客厅坐着拉上窗帘给我倒杯柠檬水然后一直说个不停她的声音让我觉得又安全又舒服

 

到了该上学的时候妈妈把我送进了公立学校她觉得这也许能帮助我变得和其他人一样

 

在学校上课时我常常望着窗外的鸟和麻雀发呆下了课就在外头那棵大橡树上爬来爬去有的时候我还会被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冲昏了头大吼大叫

 

其他孩子不跟我玩耍有的还故意嘲笑我除了珍妮·可兰她不仅不躲着我有时候还让我跟她一起走路回家

 

这样待了几天校方就告诉妈妈我不适合跟大家一起上学于是第二年他们就安排我去念另一种学校

 

那学校真古怪好像把世界上所有的怪人都集中在了一起他们都是智障疯痫病患有的还不会上厕所吃东西我甚至已经算做其中的佼佼者了

 

在这所傻瓜学校里我的体重和身高开始飙升到了十六岁我已经有二米二高两百四十二磅重了

 

没有谁会想到在有了这健硕的身躯后接下来发生的事使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

 

这天我正从傻瓜学校放学回家一辆汽车停在了我的旁边车里的那家伙探出头来问我:“你有没有打过美式足球?”

 

我摇了摇头美式足球我是见过的但玩球的人从来都不让我加入所以我就只能远远地站着在原地望上几眼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没想过了三天那家伙竟把我从傻瓜学校接了出来并安排我去一所新成立的高中上学

 

原来那人是这所中学的美式足球教练名叫费拉斯他看中了我高壮的外形觉得我是打美式足球的好料

 

在费拉斯教练的帮助下我换好了装备站到了训练场成为了一名美式足球队员




转折的欺凌

 

除了训练之外我还要上课每天都要游走在课堂走廊与训练场之间猜猜看我在自习教室遇到了谁

 

是珍妮·可兰那个小学时我唯一的玩伴她在走廊上跟我打招呼说我们是一年级同学

 

珍妮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一头亮丽乌黑的头发腿长长的和一张漂亮的脸蛋还有别的我不敢讲

 

除了珍妮我接触最多的就是费拉斯教练了

 

他让我练习防守我花了好一阵子工夫才弄清楚决窍但是总不能令他满意——我总是不愿扑倒带球的家伙因为我怕那些家伙会生我的气我心有顾虑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骂我笨蛋的家伙他一个劲儿地瞪我还在餐厅还拿了一瓶鲜奶倒在我的大腿上

 

第二天他在走廊拦住我叫我呆子甚至还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哭了起来转头就跑我拼劲全力跑向体育馆突然看到费拉斯教练坐在看台上望着我那表情真奇异好像是在惊叹这小子怎么能跑这么快

 

他马上叫我停下让我去换球衣然后走进衣帽间手里拿着一张纸纸上面了三种战术。“三种尽可能记牢!”他向我说道

 

从此以后我就负责带球跑只要他们把球传给我我就拼命跑三次达阵从那以后我受欢迎多了大家对我前所未有的好

 

过了一阵子那追我的家伙又来了他依然骂骂咧咧还拿了根棍子戳我的肚子

 

正当我打退堂鼓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这么做相反地我跟自个儿说去它的然后我抓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卯他的脑门就这么一下就解决了问题

 

卯那家伙脑袋的事使我对打球的看法完全改变我变得不再有顾虑不再担心别人会因为被撞倒而生我的气

 

于是第二天我就要求费拉斯教练让我直接带球跑结果我一口气撞倒了四五个家伙冲破重围

 

那一年我入选全州美式足球明星队我简直无法置信领奖日那天我穿着妈妈送的西装戴着妈妈打好的领带出发了

 

 

 


可笑的领奖词

 

 

大会是在福洛梅顿高中礼堂举行因为长途巴士中途又喝了两杯饮料到了目的地后我迫切地想上厕所

 

不过不知怎么的我的拉链夹住了衬衫下摆拉不动教练扭头对我说:“阿甘你只得憋着等宴会结束我们再替你弄开它——行吧?”

 

我点头因为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终于到了颁奖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领奖说过谢谢接着轮到我了

 

我起身走过去他们把奖交给我我凑近麦克风说:“谢谢”。

 

结果所有的人欢呼起来还起立鼓掌我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就那么傻站着

 

过了一会儿全场安静下来麦克风前面那个人问我还有没有话要说我就说:“我要尿尿”。

 

好半天观众鸦雀无声接着他们开始交头接耳好像闷雷费拉斯教练上台抓着我胳膊把我拖回座位

 

之后他整晚瞪着我不过宴会结束之后教练又带我去厕所撕开我的裤子我可真的尿了一大缸

 

第二年没什么精彩大事除了有人放出消息说有个白痴入选全州美式足球明星队结果一大堆信件开始从全国各地寄来妈妈统统保存起来还开始剪报贴在簿子上

 

在学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一天一个叫做布莱恩的人来到学校问我有没有兴趣考虑进大学打球

 

我摇头因为我的确没有想过这件事

 

布莱恩说他明白我不是很聪明但是可以找人帮我补习如果能通过测验去大学打球容易得很

 

但是在看到了两次我的测试结果后他不得不沮丧地说:“真不幸成绩显示这孩子是个白痴”。

 

但是这并没有阻止陆军想把我纳入军队的想法在我高中最后一学年他们来通知要我向当地征兵委员会报到

 

报到的场面像疯人院他们把我带进一个房间要我们排成一行命令我们脱下衣服还命令我弯腰我照做立刻有个人用指头戳进我的屁股

 

够了我转身抓起那个混蛋卯他脑袋突然间一阵骚动一批人跑过来扑在我身上不过这一招我司空见惯我把他们甩开冲出大门

 

我回到家把经过告诉我妈妈她明明好着急却说别担心阿甘——不会有事的

 

结果不然第二个星期好几个穿陆军制服戴着亮晶晶黑头盔的人上前敲门把我带走了

 

他们又让我做了一套测试并连番问了我几个问题就让我拿着一张表回家了

 

妈妈喜极而泣地感谢上帝因为纸上写的是暂时缓征”,理由是我痴呆 

 



未知的大学

 

在高中最后一年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是我生命中的一件大事

 

我们家女房客叫做法兰琪小姐有天晚上我走过她房门的时候她探头出来:“阿甘今天下午我刚好拿到一盒软糖——你要不要吃一块?”

 

我在她房间吃了十几块软糖当时外面闪电一亮一亮雷声真晌窗帘被吹得飞起来接着法兰班小姐像是推了我一把让我躺在了床上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使得我对未来有了崭新的看法

 

因为有了这个崭新的经验我鼓起勇气问妈妈该如何处理珍妮的事

 

她联系了珍妮的妈妈结果第二天晚上珍妮·可兰居然出现在我家大门口

 

妈妈说我们可以去看场电影我们出门时她还给了珍妮三块钱珍妮亲切极了有说有笑而我咧着嘴笑得像个白痴

 

没想到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笑珍妮就缩进座位里头我看见她缩在地上还以为她不知怎的从座位摔下去所以就伸手想她拉起来

 

呲啦一声珍妮的洋装整个被撕开了过道的人拿着一把手电筒照向我们查看情况结果因为曝光珍妮开始尖叫啜泣她最后跳起来逃出了戏院

 

我因为疑似猥亵而被带上了警车进了警局直到妈妈用手帕揩着眼泪绞着手指把我领走

 

过了几天妈妈和我被召去法院法官问道整件事情的发生过程但我想不出来要怎么说所以就耸耸肩于是他问我还有没有别的话要补充我就说我要尿尿

 

等我回到法庭时法官正搔着下巴说我应该去从军这可能会矫正我的毛病

 

妈妈告诉他军队不要我因为我是个白痴不过就在这天早上大学寄来一封信说我如果愿意替大学打球可以免费入学

 

法官说只要我滚出城他就没有异议

 

于是第二天早上我就收拾好行装准备离家妈妈带我去巴士站送我上车我望向窗外妈妈又拿着手帕揩眼泪这幕情景我已太熟悉它永远印在了我的记忆中总之巴士发动我上路了

 


入选足球明星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当主人公的人生好像要出现转机的时候却又因为一场离奇的官司他需要离开家乡去往远方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明天再和麻麻一起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