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中国是如何错失芯片行业4大发展时机的?

铁锤人2020-11-20 12:30:09

#群体迷失 #过度自信  #Timing  #马太效应


     下图是2016年,全球20大芯片厂商的排名(包括各种类型的芯片厂商),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有明显时间线索。  前20大公司,都是在行业发展的关键时间段诞生的。 很可惜,这些关键时间点,中国要么完全错过,要么没抓住。     

 

                                 

         一.   错失行业起步期 1960 年代到1970年代

                    1960 年到1987 年,芯片产业的商业模式,基本都是IDM 模式,也就是类似intel 的自己设计,自己生产,自己销售的模式。 存储芯片,桌面 CPU 都是以这种模式。成立于这个时期的巨头,全部是IDM 模式。IDM 模式的特点,就是投资巨大, 当然做成功后,壁垒也比较高。 中国在这个阶段, 因为国内动荡,几乎完全没有参与产业潮流,  所以这里也不做更多评论。

         二.   错失行业商业模式变革期 (1980 年代)

          

         前一阶段的IDM模式,一个创业公司,想做芯片,先要投资厂房,这意味着上千万美元的费用,经济成本非常高;或者到处求人,用人家剩余的产能, 这导致时间成本是非常高,而且良率还不一定能得到保证。 再加上,这个阶段很多类型的芯片,是消费类, 计算机类芯片,Time to Market 及其重要。 传统的IDM 模式, 无疑是不满足需求,阻碍创新的。

         1987年台积电创立,通过创立代工这种商业模式(台积电和台联点关于谁是发明者,一直有争议,此处不讨论), 只生产,不设计。 把生产和设计进行分工, 大大的加速了设计公司(fabless) 的创新速度, 1987年后,诞生的5家20强公司,全部是设计公司(Fabless)

       

       这个阶段,还产生了另外一个影响深远的商业模式变革: Windows + Intel。  Intel 本来是一家存储芯片厂商,但是被日本公司打败,被迫转型。 在传奇CEO Andy Grove 领导下,成功从失败的存储芯片制造商,转为CPU 设计制造商, 并且成为生态的Windows + Intel 生态的芯片中心, 通过控制X86 指令集, 创建牢固的护城河。 至今仍然享受着这个护城河带来的红利。

          这个阶段,中国还是基本没有参与关键变革, 错失第二次大机遇。


        三.   错失移动芯片需求爆发期(2000 到2009年)

       这个阶段,中国已经参与产业变革。2000 年中国创立第一家芯片代工公司,中芯国际, 2001年中国创立展讯通信。这是真正影响中国芯片产业的标志性事件。 这个阶段,是中国的领军企业,最有可能实现追赶,在先进芯片制造,设计技术上占有一席之地的。 很可惜,他们都没有真正抓住移动芯片市场的爆发期,白白浪费了整个手机产业链,品牌聚集中国的大好时机。

        这个过程中,有非常多的遗憾。下面列举一些关键事件。

    

  1. 2003年汉芯造假被揭露, 全国媒体一片声讨。舆论压力下,很容易陷入团体迷失(Group Thinking),认为不管啥芯,都有问题。政府对芯片行业的支持,出现摇摆。 很多该继续投入的,没有继续投入。

  2. 展讯通信:3G牌照, 政府鼓励/要求国内几家芯片企业研发TD-SCDMA,展讯投入重兵, 支持中国当时自己做的标准。 但是3G牌照直到2009年才发,而展讯在2005年左右,就把TD-SCDMA 芯片做出来了,却无法投入销售,产生收入。  直接导致企业遇到巨大的困难,再回头研发WCDMA, 再次错失时间点。

  3. 中芯国际: 2009年创办人为张汝京,因为知识产权案,在香港败诉。和解条件之一,是张汝京离职。 2011年,上海市政府的另外一个关键人物,江上舟,也是中芯的董事长,江上舟癌症去世。两个核心人物先后离去,政府也没有果断出手,稳定军心。加上中芯本身的一些问题, 企业出现巨大混乱。没有成体系的技术梯队,内斗不止,已有的人才分崩离析。 这期间, 做为政府代表的国企股东,没有起到正面的效果,更多在打自己的小算盘。 导致的后果,2007年中芯就和IBM 签署了45nm 的制造授权协议,而2018年,11年过去了, 中芯在45纳米后的下一个技术节点,28纳米的技术,都还没搞利索。

  4. 2008 年4万亿, 如果当时投入1/10 支持,去购买芯片相关资产,或对相关企业进行支持,做逆周期投资,那么效果会完全不一样,也不用现在这么痛苦去关闭钢铁厂了。

  5. 2010年,德国奇梦达破产。发展DRAM 的机会第一次诞生,人大代表的浪潮董事长孙丕恕建议“整合国家、地方和企业的资源,聚集50亿美元的专项资金实施半导体存储器产业的跨越式发展,并对持续投入做出合理规划。“  可惜没有得到支持,还遭到业内部分评论人的冷嘲热讽。

  6. 2012 年, 日本存储厂商尔必达破产。机遇再次出现。 联想弘毅竞标,但没成功。 这次主要是出价不够,而非政治原因,再次错失机会。如果当时国家有足够的支持,出价足够, 情况可能就大不一样。

       

       政府的错误:总结一下,就是缺乏系统的芯片国家产业战略 连美国这个市场化最完善的国家,在他们的研究报告中,也承认,芯片行业,在各个国家,都不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行业。 特别是在早期,都有政府出手。 中国政府在这个阶段,不是说没有支持集成电路发展, 中芯国际和展讯的创立,是离不开政府支持的。 但不得不说,当时政府是缺乏远见的,缺乏系统的芯片国家战略,芯片只是众多项目中的一个。 中国政体下,集中力量办大事, 政策延续性的优势,也完全没有体现出来。反而出现找不到重点,政策摇摆,缺乏系统性的问题。 直接导致关键机遇没有抓住。

          如果把东亚各国政府比喻为风险投资家。那么,中国政府这个VC 对芯片行业的投资业绩,可以说远远逊于韩国政府(投出三星半导体),日本政府(虽然日本半导体后来被美韩联盟打败,但好歹挣了20年的钱,而且现在还有很多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台湾地区政府(投出台积电,台联电)。因为半导体发展这么多年,是有规律可寻的,而且在日本,韩国,台湾地区,都有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可供借鉴的情况下, 政府的投资,出现这样的糟糕的业绩,实在是值得反思。


         中芯国际: 最大的失误,是对行业趋势的误判:错误判断了摩尔定律慢下来的速度。  当时他们可能过于相信摩尔定律会很快慢下来,于是重点做规模,到处盖厂,人力资源分散,而没有足够的投入技术研发。 导致厂盖好了,但别人技术又前进好多了。

         展讯通信: 最大的失误,在于国家民族情怀过重。 以国家民族为己任的情怀,也抵不过政府3G发牌照时间的不确定性。  如果展讯那时候先开发WCDMA, 这个标准在全球其他市场更通用,也更明确会早日被采用。 可以早几年卖产品, 也不会经历生死波折, 导致后面发展非常困难。 展讯的这断历史,让我想起任正非的一段话,对比起来,很有意思。


         “所以说我们要跳出狭隘的圈子看到未来的结果。我们今天是有能力,但不要把自己的能力设计得完全脱离我们实际。我们若要完全背负起人类的包袱,背 负起社会的包袱,背负起中国民族振兴的包袱,就背得太重了……我那天给何庭波的批示上讲,你能不能伴着华盛顿的音乐,跳一支《春江花月夜》?背上了包袱, 为了中华民族,为了五千年,为了更伟大的目标,你还能跳得动么?所以我认为我们的目的要简单一点,我们也担负不起重任来,我们能往前走一点就是胜利,不要 以为一定要走多远”  ------ 任正非


         展讯高尚的动机,做出非理性决策,没有产生好的结果。华为没什么高尚动机,根据企业能力,做理性决策,反而产生好的结果。

 

    这个阶段,也不是没有进步,中芯国际和展讯为代表的芯片制造和设计,解决了从无到有的过程,只是,很不幸。他们都还在负循环中。展讯至今还在亏损中; 中芯国际和台积电的技术代差,从1.5代, 扩大到3代;  存储芯片厂,2017年才开始建, 人才,专利,什么都缺,成本也比之前高很多。


        四.   错失行业整并机遇期(2014 到2017)

               下图是最近几年芯片行业并购规模图


  

    行业整合,也并不是完全起源于2014年, 在前几年就陆续开始。  因为芯片制程越来越小,但是成本越来越高。  如果没有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剧变, 企业希望通过整合,有效降低成本。 相应的就是巨头越来越大,小芯片公司生存空间越来越小。马太效应非常明显。  

       

    而2014年,大基金成立,表示中国开始有了芯片产品的国家战略。 中国公司,开始在国家资本的支持下,开始买买买的节奏,以期望快速补足一些短板,防止被垄断。 这个策略方向,无疑是正确的,如果能通过钱,缩短差距,那是最快捷的方式,同时不会有知识产权问题。  但是,总体来说,只是零星有所收获。 最主要原因,当然是美国政府的反对。  而实际上,美国在芯片领域里面的统治地位,几乎是牢不可破的, 按理并不需要这么担忧。  为什么这么说呢? 从两点来看

  1. 2010年到2017年,美国芯片设计站全球的份额,保持69% 不变

 

2017年的数据,貌似美国市场份额为53%, 但是因为一家公司博通,本质是个美国的公司,然后换了个壳,总部搬到新加坡去了,但研发主要在美国。 所以看上去为53%。 今年博通又迁回美国了,所以美国公司的市场份额,仍然保持了69%。  这说明,过去几年,中国芯片产业的发展,对美国的芯片霸主地位,毫无威胁,和台湾都还有很大距离。

          

2.  中美高端芯片设计人才的差距鸿沟巨大。

      举一个例子,苹果公司2008年开始组建手机芯片设计部门,到IBM 挖了个高手,2010年,iPhone 4 发布,苹果自研芯片,两年时间,一炮而红,从此后年年第一。 华为2004 组建海思,2009年,推出K3处理器,失败; 2012年,推出K3V2, 部分成功,但问题多多。一直道2015年,推出麒麟950, 才算是和联发科水平差不多。 2017年麒麟970, 差不多算是比较领先的芯片。  这中间,花了13年。 华为还是目前中国芯片设计领域最领先的企业。  苹果花2年就能做到业界先进,而华为要花13年 这充分说明了,两个国家高端芯片人才的质量和数量,都不在一个数量级。 美国领先太多。 更何况,美国很多技术,中国完全是没有的。


            在中美差距巨大的情况下, 为何美国还屡屡阻止中国公司收购技术呢?


  1. 中国在某些领域,比如互联网相关领域,技术进步的确很快,美国媒体开始报道。 美国政府,感觉有一定威胁。 这是客观现实,无法改变。

  2. 但是,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完全可以避免的原因,深深值得反思:中国吹牛逼, 美国信了。造成破坏性的舆论环境。      

   

紫光: 并购策略是正确的。但一种有你不卖,将来我自己搞,你也竞争不过我的态势,而且还高调的富有进攻性的宣传,有什么好处呢? 高调的或许好处是让人人都直到你要搞大事儿,对吸引人才可能有好处。 但是带来的坏处,就是让潜在的竞争者,合作者,对你都充满了无谓的防备。 去美国,要买美光, 但美光是美国国防部的合作企业,怎么可能卖给中国国家资本? 明显知道不能后,还高调宣传。 这大大增加了美国国会政府部门相关人员的担忧。 后续几个小的,不那么敏感的收购案子,也接连告吹。 虽然中间不一定是因果关系。 但这种高调的宣传,对整个并购策略,肯定是负分的。 紫光还没有证明自己,高调并不能让你获得更多尊敬。


 宣传部门:自信心爆棚。 大国崛起,  厉害了,我的国。经常过度宣传。 新浪首页上,几乎天天有类似其他国家都很挫,中国最棒的讯息传递出来。  举一个最近的例子:4月-19日sina 首页上的一个新闻,就是一个美国同意磋商的新闻,也要搞个美国服软了?的标题。


 政府一些部门,专家:不断夸张吹捧取得的成绩。甚至中兴事件过后,还在一直吹,更别说之前了。

             


 自媒体:  为了迎合民族主义, 成天报道拳打日本,脚踢美国,传递误导信息。


       政府,媒体,企业,表现出明显的过度自信,不断相互放大, 最终是形成破坏性的舆论环境,在中国本来芯片产业还非常落后的情况下,其他国家开始处处设防,失去开放的市场环境。


总结: 大基金成立后,并购方向是正确的。 但执行层面, 出现 中国吹牛逼, 美国信了的局面,导致并购总体失败。 所以这个并购机会窗口,基本也完全关闭了。



错失四大时机窗口后,马太效应下,强者越强,  中国的芯片产业,还有机会么?   关注铁锤人, 本锤后续有深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