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子音乐交流中心

天漠音乐节诞生第三年:中国“西南偏南”从0到1的进阶

娱乐产业2019-05-19 16:56:12

 

文| 阿宝


从北京到河北怀来90多公里的路程,大巴摇摇晃晃走了五六个小时。期待的沙漠现场,则是薄如纸张的沙层里散落着瓦砾砖片。一家老小齐出动的村民提溜了小板凳围坐在舞台前嗑瓜子,鲜少寻觅到年轻人的身影。

 

这是2016年第一届MTA天漠音乐节所留给我的全部印象。或许正因为如此,时隔两年再一次参加,我才更能深刻感受到音乐节身上细枝末节的变化。



穿过入口处高矗的蜘蛛造型进入现场,可以看到面向主舞台Mustafar方向从沙漠里钻身而出的太空人,主舞台一侧沙丘上的蛇骨是三年一直保留的装置,旁边不同颜色彩带条布置而成的屏风,从上空俯瞰组成了MTA三个字母。粗粝砂石被绵密的细沙取代,高高低低沙坡将三个舞台分割开来,辗转赶场上坡下坡,都能激荡起莫名的喜悦。

 

 

Nabob舞台因藏匿在凹处,等到夜色降临,演出时灯光映照到对面高高的沙丘,再折射出去,影影绰绰,打在来来往往的观众身上,仿若空中漫步。到莫西子诗登台时,其苍凉广域的嗓音在整个大漠上空飘散,人们置身于变幻不断的灯色里,现实未来混为一体。

 


三年时间,天漠音乐节渐渐褪去初始的糙陋,离创办人李宏杰想象中的模样也越来越近。

 

从0到1:用产品经理的思维做音乐节


将其做成一个在世界版图上能够代表中国乃至亚洲的高品质音乐节,是2016年李宏杰向外界描绘天漠音乐节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但第一年的体验却不尽人意,音乐节结束后,他开始去做问卷调查,向观众、音乐人、媒体寻求反馈,到了第二年很多不足得到了改进,前一年的问题今年慢慢被解决掉。



“我就是用产品经理的思维在做音乐节,像互联网产品不可能一步到位,它需要不停地更新版本。”谈到天漠音乐节从0到1的蜕变,李宏杰告诉娱乐产业。某种程度上,这种思维方式的习得多多少少与其音乐在线直播平台野马现场的创始人经历有关。另外,组建“扁桃”乐队,创办中国第一个嘻哈厂牌“龙门阵唱片”,担任中国摇滚第一刊《通俗歌曲》杂志主编,创办张北音乐节等过往则积淀了其行业判断力。

 

今年音乐节时间由两天延长至三天,从去年开始引入伍德吃托克,到又加入了样板卫生间,为乐迷提供一站式便利服务。最让李宏杰满意的是,他们与日本环保组织iPledge合作,后者曾帮Fujirock(富士摇滚音乐节)成伟全世界最干净的音乐节,“我们希望成为中国最干净的音乐节”。



作为国内第一个融合了音乐、科技、艺术的跨界音乐节,与第一年科技论坛由自己主办不同,最近两年的论坛都出现了经纬中国的身影。今年因为赶上经纬中国创办十周年,科技论坛升级为经纬中国十周年暨“Chuang”大会。“这就是我们一直说的跨界合作。科技肯定人家擅长,当然要交给擅长的人做。”

 

经纬的加入并不奇怪,在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看来,创投就是新时代下的摇滚。他已经连续几年带着所投公司创始人去美国参加火人节BurningMan。而要做中国“SXSW西南偏南”的天漠音乐节,在艺术装置上很多都是向火人节学习。

 

我们做的是音乐节开荒者


天漠音乐节在艺人搭配上也做出了调整。第一年更偏EDM的内容并未收到理想中的效果,“可能因为文化差异,纯EDM的东西在中国的生命力还有待证明”。从去年开始向Coachella学习在阵容组合上偏向混搭,从电子、摇滚到民谣、嘻哈。“这样对乐迷来说,选择会多一些。”

 

在艺人的选择上,李宏杰有着自己的坚持,需要与天漠音乐节气质相符合,不追求流量大咖。“我还是希望做一个体验最好、品质最高的音乐节,而不是人数最多的音乐节,张北音乐节我已经经历过人多(的感受了)”。

 

不过话说回来,国内众多观众参加音乐节目前主要还是奔着音乐大咖去,现场娱乐产业随机问了几个观众,他们都表示只要阵容强大,场地以及周围的装置都无所谓。李宏杰则认为,艺人只是音乐节的一个元素,但不是全部,体验也很重要,但让观众意识到这一点还需要时间去积累。“不然怎么有人说我们做的是音乐节开荒者的角色。”

 

开荒者不仅体现在音乐节的形式上,还体现在对艺人的助推上。“通过我们音乐节让大家发现了一些新的人,也让一些新的音乐人获得了更多的支持,这是我们乐于见到的”李宏杰如此说道。

 

比如第一年天漠音乐节请来了电音天才Alan Walker,为其打开了中国市场。而去年登台的嘻哈歌手TT更是在后来的《中国有嘻哈》中被人熟知。今年同样在Supernova舞台出现了很多新人面孔,除了鬼卞演出时,台下观众规模相当于小型个人演唱会,而其他略显陌生的说唱歌手,观众则相对少很多。

 

但借助于天漠音乐节,他们正慢慢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像嘻哈歌手Frankid王天放表演时,观众逐渐由几十人增加至几百人,“终于有这么多人看我演出了”,他在台上感慨道。而另一位梳着脏辫、长似演员黄轩的嘻哈歌手Jarstick结束演出后,一群人涌上来与他合影,其经纪人阿瑞拍下这一幕发到朋友圈并写道“有点感动”。可以预知的是,等《中国新说唱》播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也将像鬼卞那样被无数粉丝追捧。

 


行进至第三年,整个音乐节呈现出来的模样,在李宏杰心中只能打70分。“同时把音乐、科技、艺术三种元素放在一起产生化学反应,我觉得目前天漠音乐节做得还不错,但这三部分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音乐方面,他希望未来能再多一到两个舞台,那样音乐人的容量会更大,给观众可供选择的风格、品类也会更多。科技这块,除了论坛外,还要有科技新品的发布、体验,“这块我们现在还没做太多”。而艺术装置还可以在规格、数量与质量上提升,“做到Coachella那样”。



现在,天漠音乐节的辐射范围也不再仅限于北京周边,开始吸引到新疆、大连、成都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乐迷。音乐节最后一天,怀来的气温骤降,而李健的压轴演出依然吸引了很多人。晚上11点多散场,一个学生模样的姑娘拿出单反回看李健的照片,旁边一群女孩围着她,激动地喊道:看啊,他眼里有泪光。



【招聘(北京)】主编、记者、商务


欢迎踊跃投稿[后台回复 投稿]

一经采纳,将有600-1000元+奖励


年薪30万招聘执行主编、商务总监

20万招聘主笔

详情点此穿越



本文为娱乐产业原创内容,严禁转载!

投稿、商务合作、加群,请联系

微信:13051692528

       1028627745

        lxx19910307